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天天被迫吃鎘米 百姓怎能不造反

內地鎘大米風波愈演愈烈,多個省市發現重金屬含量超標的毒大米,民眾人心惶惶,甚至有網民呼籲到香港搶購大米。這種焦慮心態的背後,隱藏着一股對政府噴薄而出的怨氣。

民以食為天,吃飯問題歷來都是中華民族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中國古人發明「飯」這個字時,顯然下了一番工夫,飯的左邊是「食」,右邊是「反」,如果百姓沒有「食」,便可以揭竿而起,造反有理。秦漢以降到明末,朝代更迭,很多都是因為吃飯問題引起的。

如今的中國雖然基本解決溫飽問題,但百姓吃得飽,卻是以健康為代價。如果說過去的百姓是短時間內餓死,一了百了,那麼現在的中國人卻是在有毒食品導致的各種癌症折磨下慢慢而死,生不如死,比前一種死亡更痛苦。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百姓能不怨聲載道嗎?能不造反嗎?

從三聚氰胺奶到坑渠油,從牛肉膏到鼠肉串,從水銀刀魚到蘇丹紅蛋,從瘦肉精到鎘大米,中國人發明了一種接一種駭人聽聞的化學食品,中國的食品安全防線一步步走向崩潰。這已經是一場無形的食品戰爭了,無數次爆發在中國的每個市場,無論貧富,也不論貴賤,統統無法逃脫。

食安防線 走向崩潰

鼠肉串這些有毒食品還不是剛性食品,大不了不吃,但如今大米這個主糧也出了問題,說明中國的食品安全已經無法用告急來形容,完全失去了防線與抵抗力,中國人已不知道還有哪些食物可以安全享用,每一次吃飯,已不是津津有味的享用,而是一次刀口舔血的冒險。在這種膽戰心驚、完全失去安全的感覺下,國人還怎麼可能侈談中國夢?

鎘大米只是冰山一角,中國這些年的發展透支環境與資源,神州上下早已是一片殘山剩水,全國耕地有一成以上遭到嚴重的重金屬污染,尤其是湖南、浙江等魚米之鄉更是突出。這些重金屬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導致各種莫名其妙的致命疾病,形同對中華民族的慢性大屠殺。

一個國家有如一座大廈,食品、水、空氣這些基本的人類生存條件,構成了支撐這座大廈的基礎,在此之上才有政治、經濟、文化、藝術等上層建築。在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的歪風衝擊之下,中國人實際上一直都在敗退,從文明禮貌、公共秩序、環境衞生、教育科學、醫療保障、社會福利等「高層」的社會建構上,一級一級退下來,一次一次放棄最後的防線和堅守之後,目前已經退到了社會大廈最後的基礎。

當今國人吃的是有毒食品,喝的是毒水,呼吸的是毒氣,已到了忍無可忍、讓無可讓的地步。這是最後的戰鬥,一旦這個社會底線被突破,國家將陷入天翻地覆之中,執政當局是否仍然沉醉不醒呢?

太陽報


無蓋沙井頻殺人 執政良心在哪裏

內地城市一雨便成災,無蓋的沙井往往成為殺人的老虎,進入雨季後,各地不斷傳出類似的悲劇,這不僅折射出當局城市管理的薄弱,也反映畸形政績觀的惡劣影響。

當長沙墜井女孩楊麗君失蹤近兩個月的遺體剛被確認找到,湖南常寧兩歲男童再次墜井身亡。奪命井蓋張開血盆大口吞噬了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不斷的傷痛帶來的是對城市良心的拷問,在快速擴張的城市化進程中,為何類似悲劇會不斷爆發,市政管理部門的責任在哪裏?那些庸官惡吏該不該問責?

奪命井蓋事件的頻發暴露了中國城市脆弱,反映出建設和管理等多方面的缺失。比如原本應該用鋼鐵製造的井蓋,內地一些地方居然用黃泥製造,在雨水沖泡之下,這些泥製井蓋極易毀壞,人走在這些沙蓋上,猶如踩在地雷上。當然,還有一些喪盡天良之人,專門以偷盜販賣鋼製井蓋維生,導致沙井如同陷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市政管理部門為何在雨季來臨之際,不事先預防排查呢?很明顯,奪命的除了那些看得見的井蓋,還有那些看不見的「井蓋」,包括官僚主義、玩忽職守、道德淪喪等等。

官員瀆職 弄虛作假

內地許多城市外表光鮮亮麗,但城市地下卻不堪一擊,一雨便成災。這主要是與各地政績考核有關。內地官員升官,除了拼關係講靠山,更重要的是要一些看得見摸得着的硬指標,比如高速公路、城市景觀、立交橋等,因此,地方官將政府資源大量投入這些建設中,卻忽視了類似下水道等基礎性的民生工程。

上級領導視察,他們安坐車上看到的只是堂皇的城市街景,在交口稱譽間,地方官飛黃騰達,但誰會想到畸形建設背後埋下的隱患,多少無辜的生命要為此而買單?事實上,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井蓋是城市的名片,城市良心不正,何以正民心?

小小一塊沙井蓋,折射的卻是當局的執政能力高低,中國目前的很多問題,比如電梯「超期服役」、大橋「嚴重缺鈣」、道路「體弱多病」、高鐵「膽小怕雷」、樓房「弱不禁風」、空氣「毒霧瀰漫」,哪個不是與官場腐敗、官員瀆職有關?

在發展是硬道理的指引下,中共的官吏選拔表面上要求「德才兼備」,實際上是以經濟發展速度作為提拔依據,而不是以民眾的福祉為依歸,所以,真正獲提拔重用的是那些發展經濟的「能手」,甚至是搞表面文章,弄虛作假搞腐敗的「高手」。在這種不良風氣的導向下,還有多少官員能夠真正為人民服務,能夠真正造福百姓?

東方日報


“韓楊配”是六年來首次復歸“滬人治滬”格局


《外參》特約記者相江宇


上海選掉他,北京補上他


  20121220日,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公佈了一項新的人事任命:中共中央批准,楊雄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員會副書記。在此任命發佈後,楊雄的官方頭銜更改為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上海市常務副市長、上海市政府黨組書記。

  這樣一來,5月份在上海市第十次黨代會上落選常委的楊雄,不僅增補進常委,而且晉升為市委副書記,並排名在市委書記韓正之後,顯然非比尋常。這似乎意味著,楊雄在韓正“轉正”後,離上海市長的寶座只有咫尺之遙——只待明年人代會的通過並任命。



  楊雄在電台與市民交流。


  楊雄篤定成為下任上海市長,從而結束自1121日以來,由韓正兼任市長的局面。韓正和楊雄都是多年來在上海工作的本地官員,楊雄曾經在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手下的公司工作,因而被指為江派人馬。

  楊雄1985年從中國社會科學院取得經濟學碩士學位,歷任上海市經濟研究中心副處長、市計委長遠計劃綜合處處長、計委主任助理,後升至計委副主任。1994年,上海國資委下屬國有投資公司——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代表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楊雄擔任總經理。聯和專注於投資金融服務業及高科技產業,而楊雄也先後擔任聯和控股的上海市信息投資公司董事長、上海航空公司董事長及上海航空監事會主席。

  20012月,楊雄重返政壇,出任市政府副秘書長,並在20032月當選副市長,在八名副市長中排名第六,分管城市建設和管理、房地產發展、交通等工作。在習近平出掌上海期間,楊雄20075月躋身市委常委,20081月起擔任常務副市長。

“憲政這個東西,我是終生要幹下去的”


國密報》記者陳小平

  北京學者曹思源,北京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政治、經濟、法律、思想諸領域及相關諮詢事務。曾供職於國營藥廠、地方黨校、中央黨校、國務院研究中心、國務院辦公廳及國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1989年曾關進秦城監獄。
  先後被《亞洲週刊》評為“影響中國新世紀50位名人”之一,被《遠東經濟評論》評為“亞洲風雲人物”。迄今已出書32部,發文章980餘篇,共890萬字。1997年以來,應邀作為訪問學者,先後到國,加拿大,法國,荷蘭,西班牙,德國,瑞典,韓國,香港等等30等院校講學。1988年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訪美,考察美國破產制度、議會制度和聯邦制度。

曹思源接受《中國密報》專訪。

  “八九之後,我一直做不賺錢的買賣”

  《中國密報》:老曹,恭喜你再訪美國。很高興能再次在美國見到老朋友。記得我們上次見面,你在哈佛演講之後,我送你去機場。還有,恭喜你這次在法拉盛的首場演講——“中國憲政之路”華麗出場。我聽辜建中先生介紹,你的演講非常功。
  曹:本來要給你送個見面禮,是我新出版的《亞洲憲政啟示錄》,我專門為參加2012105日在紐約長島舉辦的“胡趙精神與中國憲政轉型”國際學術研討會印了100本,可惜在美國郵寄過程途中丟了,現在只能送你一首詩,這是我這次來紐約之後寫的。
  歲月有感
  廿四年前初訪美,
  東西兩岸結友情。
  破產立法慾完善,
  議會民主普世行。
  原知世路多艱險,
  秦城遊罷眼益明。
  兆民苦難不虛度,
  憲政或迎日初升。
  2013124日於紐約

  
  曹思源詩作《歲月有感》。

  《中國密報》:讀了你的《歲月有感》,我覺得你是一路走來,有災有難,但仍是心中充滿樂觀呀。
  曹:我要不樂觀怎麼能這麼胖呢?肥胖癥就是樂觀造成的。

  《中國密報》:自上次我們在波士頓分,到這次再逢,我們之間一直沒有聯繫,我知道你一直沒有牢靠飯碗,你現在在北京靠什麼吃飯呢?
  曹:我現在主要做破產諮詢生意,別的生意我也做不了。1989年之後,我就一直在做這方面並不怎麼賺錢的買賣。
  做生意很艱苦,因為我做生意經常被干擾,他們經常把警察送過來看住我的家門口。生意方面的顧客總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可以找張、找李四,他/她何必找你這個有麻煩的人呢?

  《中國密報》:不賺錢?可你得養家餬口呀?
  曹:沒有辦法,只能在邊沿部位鑽點空子賺點諮詢錢。

  《中國密報》:看你的名片,你現在是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北京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你的這個公司有多大規模呢?
  曹:最高記錄是有15-6個僱員,這是我的頂峰時期。現在被他們整的只剩下兩個人了。

  
  北京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曹思源。

  《中國密報》:也就是相當於一個小企業的規模?
  曹:是呀,這就很不容易了。

  《中國密報》:你說的那個頂峰時期是那一年呢?
  曹:1998年。

  《中國密報》:為什麼那個時候你的經商活動能出現一個頂峰呢?
  曹:1989之後,他們起初盯我比較厲害,慢慢有點疲了,就不怎麼死盯我了。

  我搞憲政是終生事業

  《中國密報》:看來除了破產諮詢生意之外,你就是搞修憲和憲政了。
  曹:這個活也是沒有收入,只有支出。例如,開會用會議室呀,打印資料以及出版書籍等。國內出書都是賠錢的,需要成本。
  《中國密報》:我記得,你搞修憲從1981年開始,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在做這個,在“曹破產”外號之外,還賺了一個“曹修憲”之名,看起來,呼籲修憲和憲政,都是你的業餘活動?
  曹:你知道,憲法憲政這個東西,我是終生要幹下去的。

  《中國密報》:我看到201210月在紐約舉辦的“胡趙精神與中國憲政轉型”國際學術研討會邀請名單中有你,為什麼你沒有來參加會議呢?
  曹:這是因為他們對我格外重視。他們對誰能出國開會有區別對待。
  
  曹思源未能出席“胡趙精神與中國憲政轉型”國際學術研討會。

  《中國密報》:你現在在國內能公開演講嗎?這方面活動他們干涉嗎?
  曹:演講是可以的。他們不是干涉我演講,而是密切關注。我說什麼,他們都知道。不過,監督、喝茶這些事情免不了的。

  《中國密報》:就像你在126日在法拉盛做的“中國憲政之路”的演講,你說當務之急是從憲法中去掉“專政”條款,需要“說服教育領導”,這樣內容的演講他們也不干涉?
  曹:他們沒有打擾我。

  《中國密報》:這是好現象呀。你出去講,他們甚至不堵你的嘴巴。
  曹:不過,我不能講太多,不能什麼都去講。我的精力與功夫不夠。我只能進入到某幾個領域。

  《中國密報》:如說修憲,你一個月能講幾場?
  曹:至少一場。

《天安門屠殺》多角度呈現清場殘酷


明鏡網記者柯宇倩/198963日夜裡至64日凌晨到底發生什麼事?是促成杜斌開始收集六四事件資料的原因。如今,杜斌多年來的心血均集結於《天安門屠殺》一書中,透過不同人物、不同地點、不同角度,從底層人們的視野還原這起事件的真相。

20136月由明鏡出版社出版的《天安門屠殺》,沒有複雜的章節,內文幾乎集中在63日晚間9時至64日凌晨這段時間內所發生的事。即使只有短短幾小時,已上演了最震撼、殘酷與沈痛的故事。

1972年出生於山東郯城的杜斌,為攝影師。作家、獨立紀錄片製作人,攝影作品被中國幾乎所有重要媒體,以及各大西方媒體,如《紐約時報》、《國際先驅論壇報》、《時代》雜誌、英國《衛報》、德國《明星》畫報等採用,杜斌曾獲第14屆人權新聞獎的“攝影特寫獎”。

《新史記》記者高伐林在報導杜斌上一本書《毛澤東的人肉政權》時曾寫道:一個世紀之前的1912年,畢卡索創作出世界上第一件精緻拼貼藝術品;一個世紀之後的2011年,一位來自山東農村、不知“拼貼”爲何物的攝影師杜斌,卻編出了一本拼貼式的圖書《毛主席的煉獄》。

《天安門屠殺》延續了杜斌式的拼貼風格;杜斌節錄、串連各方蒐集而來的親歷者文章,以敘事的方式訴說著這起事件的經過,並藉由各式各樣的小故事,描繪出整個大事件的樣貌,即使只有文字,仍如看電影般,畫面躍然紙上。

杜斌在接受明鏡網採訪時回憶,六四事件發生時,他還在山東老家讀書。當時,杜斌的父親服務於鎮政府,因此杜斌有機會閱讀中共的內部《參考消息》。杜斌說,《參考消息》有時後是四個版,有時後是八個版,他偶爾會到鎮政府辦公室找一份來看。

六四事件發生後,《參考消息》裡只發了一條很短的訊息,指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可能將出事,沒多久,杜斌就聽聞趙紫陽不再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當時這件事給他的印象特別深刻。

但除此之外,關於天安門廣場上所發生的事,《參考消息》隻字未提,因此杜斌當時也不知曉開槍之事。

杜斌向明鏡網表示,他在1999年到北京後,從一位上訪者的手中看到一本未公開發行、只是私人印刷的書,書中一片段描述一位穿了裙子的姑娘在天安門廣場中被一顆流彈打死,激起了杜斌想探知六四事件發生時,廣場中到底有無發生死亡事件的興趣。

2004年,杜斌才真正能閱讀到與六四事件相關的訊息。“當時我找到翻牆工具,上網看了消息,看了以後很震驚,因為從沒想到這些事件如此殘酷,之後我就一直關心,如果有我感興趣的消息,我就複製下來保存。”

《天安門屠殺》並未太多地涉及中共高層的政治鬥爭與決定清場的決策過程,而是將絕大多數的篇幅保留給底層人物描繪親歷事件的經過。杜斌對明鏡網解釋,中共高層的事,不是他特別關心的,他們與學生領袖的作法,不過是整起事件的一部份,他更關心的是普通大眾在這個事件中做了什麼。

文字外,此書也附上多幅珍貴的圖畫與照片,均為杜斌多年來的收集。

杜斌另著有《上訪者:中國以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上海  骷髏地》、《北京的鬼》、《牙刷》、《艾神》,以及《小鬼頭上的女人》紀錄片。

《天安門屠殺》訂閱連結:





《天安門屠殺》

李鵬不成器的小兒子李小勇讓父母傷透腦筋



《調查》雜誌社特約記者 鍾學銓





李鵬的幼子、名列“京城四少”的李小勇讓父母傷透腦筋。1998年,他捲進“新國大”五億元期貨詐騙案,鬧得滿城風雨。就在那段期間,他和妻子、葉挺將軍的孫女葉小燕取得新加坡居留權,以數百萬元人民幣在香港和新加坡置業。

李小鵬和李小琳,名字分別繼承了父母李鵬和朱琳名字中各一個字。有人就說:“那他們的的弟弟李小勇的名字,是繼承了誰?”

李小鵬和李小琳不管怎麼說,沒有給為父的丟臉,但是他們的弟弟讓父母傷透腦筋。李小勇名列“京城四少”——其他三個是陳小同(陳希同的兒子,後被判刑),喬石的兒子蔣小明(賽博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及興港集團董事)、李瑞環之子之子李振智(瑞士銀行亞洲投資總經理)——是三兄妹中唯一沒有進入電力行業的。他出生於1963年,讀書讀不進,1978年15歲時,被父母送去參軍——高幹家庭最沒有出息的子弟,一般都送去參軍,軍隊裡講究服從命令,上級一道命令,說提拔誰就提拔誰。他擔任過武警安亞技術開發公司董事長、武警水電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有上校軍銜。

其妻葉小燕任香港滑冰總會會長,她是解放軍創始人之一、北伐和抗戰期間威名遠揚的葉挺將軍的孫女,葉挺有九個兒女,葉小燕的父親是其次子葉正明。1992年,李小勇、葉小燕夫婦作為家屬,到葉挺故鄉惠陽縣秋長鎮出席紀念葉挺的“將軍路”開工典禮。

2002年海外媒體報導李鵬家族“在海外鋪後路”,指的就是李小勇夫婦,從1994年起已在香港和新加坡買入豪宅物業,有頗長時間留在新加坡。當時香港《壹週刊》更具體地說,在新加坡期間他把名店“阿一鮑魚”當飯堂,生活逍遙。

“阿一鮑魚”在新加坡有兩間分店,總店裝修富麗,店內掛了一幅李鵬及老闆楊貫一(阿一)1995年攝於中山的照片,另一合照則是李鵬夫婦與“阿一”三人。

李鵬的夫人朱琳和孩子多年來牽涉不少貪污醜聞,但都船過水無痕。不過李小勇捲進“新國大”五億元期貨詐騙案,鬧得滿城風雨。

1998年初,新國大期貨經紀公司以超高月息10-30%,吸引了4000多名客戶投入資金,同年8月,5億元資金不翼而飛,公司倒閉,被揭發巨額詐騙,最後主謀四人遭處決,但只追回4000萬元人民幣。

時年39歲的李小勇究竟捲入這件事有多深?官方與當事人都諱莫如深。被詐騙的“新國大”苦主們曾十多次到北京新華門外抗議,大呼“李鵬替兒子還錢”,警衛人員在旁監視,並不阻止,中央也一直未有正式說法。事件敗露時,李小勇沒在北京拋頭露面。這件事不僅對他,而且對李鵬的形象也有影響。

據瞭解,李小勇早於香港回歸之前化名“朱峰”,和妻子葉小燕及獨女,透過特別渠道取得香港單程證,後來又取得新加坡居留權。有消息人士透露,李小勇夫婦以數百萬元人民幣先後在香港和新加坡置業,正是“新國大”成立至倒閉期間。

http://s1.djyimg.com/i2/2002-5-20-628-lixip.jpg 
李鵬次子李小勇。

據一名在新加坡從事大陸生意的商人向香港《壹週刊》透露,李小勇移居新加坡後,曾在當地商店Courts添置傢具及影音器材。他平日多以商人身分出現,行事十分低調,卻不脫大吃大喝本色,出手闊綽。

據“阿一飽魚”林經理介紹,李小勇是該店的常客,但他從不在員工面前主動透露身份,反而一些和李同來吃飯的朋友主動對經理炫耀“他是李鵬個細仔”(他是李鵬的小兒子)。

據說,李小勇若在新加坡,每個月總會前來四至五次,若貴賓房沒有空出,他就與其他食客一樣坐在大堂。林經理說,“他最喜歡食我們秘製的鮑魚、魚翅和燕窩,另外會蒸條魚,加幾碟小菜,酒不是經常飲。”通常他們夫婦及一些朋友去吃飯,五、六個人埋單最少5500港幣;“最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每到農曆新年會每個員工派一封大利是,幾多錢不好講,總之都幾重手”。

李小勇夫婦在新加坡以東近郊地區,擁有一套兩房一廳住宅,香港媒體記者發揚“狗仔隊”精神,甚至查出地址為丹戎禺路(Tanjong Rhu Road)的海灣園,是以葉小燕名義,於1996年5月以59萬新加坡幣(港幣約280萬)購入。當地地產經紀指出,該樓盤座落豪宅區,擁有私家泳池及網球場,而葉小燕的這個住宅單位更可遠眺海景,檔次更高。

香港《壹週刊》還調查出,李鵬的兒媳葉小燕在香港的文件中還報住另一新加坡地址:市中心的Valley Park頂樓,但該單位的業主並非葉小燕。 

根據香港土地註冊處紀錄,“朱峰”(李小勇)在1994至1998年間,曾與葉小燕以聯名方式及公司名義大量購買豪宅,其中1994年以四千萬港元買入的山頂種植道獨立屋,1996年蝕讓賣出。在1998年至1999間“新國大”成立至倒閉前後,共斥資約3400萬港幣買入灣仔會景閣及陽明山莊兩住宅。

另據武姬撰文說,知情人透露更具有爆炸性的內幕消息:李鵬本人雖然早在1945年就加入中共,信奉唯物主義,但現在也居然信奉佛教。是因為他近年身體不好而滋生人生無常之念?還是對多年參與決策、包括1989年決策導致天怨人怒而陷入精神危機?不得而知。

這一消息有待得到更多方面的權威證實。據分析家說,李鵬從何種意義上信奉佛教並不重要,但是,從他80歲了還為兒子的級別去找溫家寶,說明他哪裏真正“看破紅塵”!(《調查》特刊 第二輯)

    
訂閱《調查》電子版
http://www.pubu.com.tw/store/115484?apKey=fedd22f528

毛澤東一手把軍隊拖進了“文革”渾水



《新史記》何蜀




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說了不少騙人的假話,但他有一句話是實話,即他說軍隊在“文化大革命”中“不介入是假的,早已介入了”。因爲他最清楚,是他把軍隊拖進了“文革”渾水


軍黨都由毛澤東說了算

“文 化大革命”的十年中,大部分的時間(七年左右)裡,各地的“文化大革命”運動和其他各方面的工作都是在軍隊黨委的領導下開展的。在這一時期中,黨就是軍, 軍就是黨。無論軍與黨,都是唯一的“最高統帥”、“偉大領袖”毛說了算。所以,要研究“文化大革命”,不能不研究軍隊與“文化大革命”的關係、軍隊在“文 化大革命”中的作用。

然而,衆所周知,“文化大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成了發生“文革”這片土地上不言而喻的研究禁區, 軍隊問題自然更是禁區中的禁區了。中共宣傳部門經常用一句自欺欺人的話來掩飾自己對輿論的箝制和對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的踐踏:“研究無禁區,宣傳有紀 律。”好像他們對獨立的、自由的學術研究還十分寬容,並未設立“禁區”。然而,他們把所有的報刊、出版、廣播影視直至網絡都統統視爲“宣傳陣地”捏在手 中,根本不容違背他們意志的研究成果有自由發表、出版的機會,這樣一來,研究還有什麽“無禁區”可言?所以自“文化大革命”結束以來幾十年間,有關軍隊與 “文化大革命”的系統研究,基本上處於空白狀態,即使有個別學者不畏艱險、不計名利得失願意作這方面的研究,也苦於檔案的不解密等種種限制而難以遂願。

http://4.bp.blogspot.com/-rSalsD54lSg/TvZmz82Qa8I/AAAAAAAAAJU/Jgi3_47VEXU/s1600/IMG_2971.JPG

丁凱文在紐約一次討論會上。(《新史記》記者高伐林攝)

在 這樣的背景下,得知丁凱文兄獨立完成了《解放軍與“文化大革命”》這樣一部開拓性的著作,自然喜出望外。我與凱文兄通過網絡聯繫上,已經交往多年,雖遠隔 重洋,未曾謀面,但借助於網絡通訊“天涯若比鄰”的力量,一直在“文革”研究中相互交流、切磋,他的嚴謹、謙和、執著,都給人深刻印象,使我獲益非淺。幾 年前就知道他與美國歐道明大學(Old Dominion  University)金秋教授創辦了《林彪·軍隊·“文革”》網站(www.linbiao.org),專門收集有關林彪事件及與“文革”、軍隊相關的 文章,做了許多開創性、基礎性、推動性的工作。特別是在2004年他主編了《重審林彪罪案》一書,2007年又主編了《百年林彪》一書,在對林彪事件的研 究上起到了極大的突破禁區、還原歷史真相的作用。以後他又不斷有新著問世。但是沒想到他會忙裡偷閑(本身有謀生的工作,還要在業餘時間主持網站),又寫出 了這樣一部具有篳路藍縷、填補空白意義的新著,實在讓人欽佩。

說起來,研究軍隊與“文革”,並非凱文兄的長項,他既 未當過軍人,又與軍隊無家世淵源關係,只是因爲對林彪問題的研究而較多地接觸到了軍隊與“文革”問題,使他經常有了想要深入研究這一專題的衝動。要研究這 樣一個大題目,對他來說,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但是他在無人願做的情况下,本著突破禁區、填補空白的精神,大膽地做了,即使會有許多不足,許多缺失,其開 創性的意義也是值得重視的。而且從他所寫內容看,已經有了不菲的成果,因爲他畢竟生活在真正享有言論、出版自由的寫作環境中,而且也能看到國內出版的各種 書刊資料(從本書中的注釋即可知道,一些最新出版的書刊他都能看到),加上他多年經營網站,視野開闊,結交了許多“文革”研究方面的志同道合者,相關的信 息來源不少,這些都爲他的寫作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在給我發來此書的第四次修訂稿時,凱文兄在信中說:“雖然每天上班挺忙,下班回家還要做不少家務事,但是業餘時間埋頭寫作對我來說也充滿了樂趣,覺得時間沒有白白流逝,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在一個人心浮躁、物欲橫流的時代,能有這樣一種精神境界的人是充實而且幸福的。

2012年10月24日於重慶風江閣

(《新史記》第12期。本文係丁凱文《解放軍與文化大革命》一書的序言,原標題為《篳路藍縷 填補空白》)(《新史記》第12期)

 
  
-----------------------------------------------


http://blog.mirrorbooks.com/wpmain/wp-content/uploads/2013/04/%E6%96%B0%E5%8F%B2%E8%A8%98-13%E5%B0%81%E9%9D%A2%E7%B6%B2%E7%B5%A1%E7%94%A8.jpg


全套《新史記》雜誌電子版,均可下載至蘋果iOS或Android的智慧型手機、平版電腦、個人電腦、電子書閱讀器上閱讀。不需出門,也能細細品味《新史記》。

新史記雜誌社專頁:http://www.pubu.com.tw/store/75187

《新史記》長期訂閱

http://www.pubu.com.tw/magazine/168?apKey=fedd22f528

每期零售價:25美元、68港 元、350台幣。

長期訂閱享優惠:

18期, 優惠價台幣3150元 (平均每期175元)

12期, 優惠價台幣2520元 (平均每期210元)

6期, 優惠價台幣1470元 (平均每期245元)

3期, 優惠價台幣840元 (平均每期280元)

接受台幣、美金、人民幣線上付款

viBook電子書城:http://www.vibook.com.tw/

美中领导人约见沙漠

洛杉矶财经专家顾衍时教授(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
洛杉矶财经专顾衍时教授(国之音国符拍摄 )


洛杉矶市长维拉莱戈沙(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洛杉矶市长维拉莱戈沙(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国符

美中两国领导人将在六月七号和八号两天会晤,讨论重要议题,他们会晤地点不是华盛顿,也不是洛杉矶,而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沙漠小镇,这个选择提供观察家解读的空间。

*沙漠小城谈世界大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曾担任大使的美国人沃尔特安嫩伯格在洛杉矶东面160公里,临近避寒胜地棕榈泉的小镇兰乔米拉日建筑了休闲庄园,历任美国总统大多曾到此一游,因此有西部的戴维营的美名。

洛杉矶的财经专家顾衍时教授对白宫不在首都华盛顿和其他大城市举行这么重要的会议,却选择了沙漠小城,乍看有些奇怪,然而他认为这个选择反映出美国和中国关系的变化。

*反映中国外交成熟自信*

顾衍时说:"第一个表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已经相当成熟了,双方领袖可以在一个非常不正式的情况,交换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表现中国在外交上的成熟,也表现了她的自信。"

顾衍时指出这是一个积极的好现象。中美关系已经上升到从前任何其他总书记都没有出现过的状态 。

顾衍时说:"在很短的时间,他们就在一个非正式的场合,并不是在白宫,也不是正式的大会,他们能够交换(看法),就表示很多事情,在最高层的交流, 他们之间有这种关系可以互动,我相信中美(即使)有不断的摩擦发生,可是这些摩擦经过他们高层的了解,下面各部门的处理将会很(顺利)。"

*僻静处好谈头痛问题*

曾担任兰乔米拉日地方报编辑的丹尼斯布里顿指出,因为当地非常宁静,他想不出有比兰乔米拉日更好的会晤地点,特别是他们有许多棘手的问题有待解决。

*洛城市长盼先会习近平*

洛杉矶市长维拉莱戈沙推动和中国的各种交流不遗余力,他在过去一个多星期,连续接待了来洛杉矶参加市长会议的许多中国大城市的市长,以及投资美国房地产的中国商会,维拉莱戈沙这个月宣布26号将访问北京,洛杉矶港口、机场和旅游会议委员会的成员都将随行。

维拉莱戈沙说:"我们在上海开了第二个旅游办公室,希望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其他官员会面,要扩大贸易,吸引直接投资和更多的游客。"

维拉莱戈沙表示,他对习近平和奥巴马的会晤感到振奋,他认为中国崛起,也会促进洛杉矶、加州和美国的繁荣,他说,两个超级大国可以在全世界面前和平相处,建立互惠关系。

维拉莱戈沙的市长任期今年六月底截止。

美国之音中文网

《神曲》单曲首发,艾未未变身“摇滚歌星”

 

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重金属专辑《神曲》中的单曲《傻伯夷》视频,于5月22日透过Youtube首发。艾未未表示:音乐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的隐瞒和粗鲁。

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曾在今年3月宣布,将发布一张名为《神曲》的重金属专辑。5月22日上午10时,该专辑中的一首单曲《傻伯夷》视频在Youtube首发,旋即引爆网络,"艾粉"一片惊艳声起。艾未未将首张音乐专辑起名为《神曲》,这一名称源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作品,但更为直接的理由则是网友对艾未未的昵称"艾神"。

《傻伯夷》单曲视频中,伴随着艾未未并不专业但感染力十足的"摇滚式呐喊",他的形象也比以往更加颠覆,结尾处以浓妆和超短裙形象回眸一笑,留给黑色调的视频一个亮色结尾。该视频也再现艾未未在2011年4月3日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套上黑头套后,被秘密羁押81天的经历:两名看守的四只眼睛完全镶嵌进艾未未洗澡、睡觉、上卫生间的各种细节。备感压抑的画面中,看守和艾未未共同成为某种黑暗力量的"受害者"。艾未未向德国之声透露,当时看守请求他唱一首歌,缓解令人窒息的气氛,"音乐"也成为"监室"中的一点人性之光和希望。这使并不长于"音乐"的艾未未触发了创作音乐的想法,于是有了艾未未与中国知名音乐人左小祖咒、摄影师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在《神曲》中的合作。

 据早前音乐人左小祖咒向路透社透露,《神曲》专辑将于6月全球发行。这个专辑中还有两首歌和中国传奇维权人物陈光诚有关。陈光诚于去年4月份逃出东师古,曾避难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内,取自这段经历的一首歌为《美国旅馆》(Hotel Americana);另一首名为《翻墙》(Climbing over the Wall),一是表现陈光诚星夜翻墙逃离东师古,另一层寓意为中国网民绕过"防火墙"。艾未未认为音乐和他的艺术作品一样,都是一种表达,他也并不担心政府的干扰和审查,因为他选择将音乐放在网络上。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赵杰伟认为"艾未未绝对创造了新的美学,和政治紧密关联的美学。"

"我想就把这首歌送给这个时代"

艾未未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自己刚刚成为"歌星"几个小时,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当"歌星"的感觉。他也坦言戏谑和嘲讽的歌曲名称《傻伯夷》背后,是一个关于时代的主题,中国人身处这个时代,呈现出或浅薄、或有趣、或迷茫……,他用音乐表达这样的状态:"基本中国是处在这样一个'傻伯夷'的时代,各种类型的,包括我自己,有精明的、狡诈的、也有天真的、无趣的,我想就把这首歌送给我们这个时代吧。"

艾未未习惯通过作品进行直白表达,请他阐释歌曲的价值和意义有点令他为难。但他还是向德国之声表示,他在歌曲中表达了多重含义:"近年网络有各种关于中国是否会发生变化、如何发生变化的争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提醒在中国还有很多因为言论和不同的价值取向而在监狱服刑的人,有些人是多次被送进监狱,他们的身体情况都很差,我希望大家感受音乐的同时,能够想起在牢中服役的人。"

 "音乐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的隐瞒和粗鲁"

5月18日中国作家慕容雪村在推特上向艾未未表示:中国有很多人在反抗,但你的反抗最好看。对此艾未未表示,是否好看留待别人评说,自己能做的就是通过艺术、音乐等各种形式的表达:"我们首先有个发音的器官,然后发出声来,几乎是一个替天行道的事情,我不认为我的东西里有什么好看之处,里面还是有很多痛苦的成分在其中,还有很多激愤的成分。这种表达在中国是极不缺少的。"

对于德国之声记者的疑问:他是否在透过这种音乐的形式表达反抗?艾未未说希望还原音乐"爱"的本质:"音乐不是反抗,音乐应该是爱,我的音乐里谈的都是爱,对世界、人类和我们处境的关心和理解。如果只把音乐看成反抗的话,可能小看了音乐,音乐更加容易穿透高墙,更容易消解集权专制的隐瞒和粗鲁。"

曾写下《时代的噪音》的台湾作家、乐评人张铁志对左小祖咒给艾未未的评价-"他很摇滚"-深表赞成,他认为艾未未"华丽转身"成为"摇滚明星"非常合理,艾未未在艺术和音乐上的想象力使人们对专制的了解更加容易:"从我自己写的书,我所理解的摇滚乐,本身就有一种反抗的气质,对于主流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挑战,所以老艾做这个事情挺合理的,他与音乐精神契合。摇滚乐一方面有反抗,也是娱乐产业明星体制,艾未未这两者兼具,他不是传统的反抗者,他不断寻找反抗的想象力的可能,他替我们打开了想象力。不管透过网络,还是艺术创作,乃至他现在的音乐,都是表达他思想的媒介,他让我们在娱乐和讽刺之余,对体制有所思考。"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德国之声中文网

北京-新德里求同存异?


作者 索菲

北京期待通过中国总理李克强造访新德里安抚跟印度的关系。诚然,中印两国看上去仿佛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但双方关系却仍然存在着实际的障碍,印度对中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坚定——新德里不会作任何让步。 « 世界报 » 常驻新德里记者博班在国际栏的分析文章指出,边境问题、贸易失衡问题、西藏问题以及巴基斯坦问题均是中国与印度发展合作关系中的重要障碍。

李克强今年3月出任总理后,第一次出访选择印度作为访问的第一个国家,以期表明中国对印度的重视。而且,李克强到访印度,一改中国领导人严肃拘谨的传统,而显现轻松微笑开放,毫不咄咄逼人的态度,希望以此获得印度的信任。印度总理辛格作为东道主对李克强展现友好姿态表态认为,世界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国与印度发展强大的雄心。而李克强也不失时机地表示,不要害怕中国的经济增长与强大,中国不会寻求成为地区霸权。

然而,印度对中国不放心,也缺乏信任,« 世界报 » 评论说,历史记忆和新近的中印边境对峙在印度国内其实已经刺激起反中国的强烈情绪。直到李克强到访前不久的5月5日,中印双方才达成协议双双撤离边境对峙的士兵。中印边境对峙事件毫无疑问给李克强访问蒙上了一层阴影。印度总理辛格在李克强访问期间,在«印度日报»发表讲话重申对领土问题的坚定立场,他还明确表示,与邻国友好的合作前提条件就是边境和平。这是印度第一次把边境与领土问题作为国际合作与外交关系的先决条件。

印度对中国的表态不放心,也不相信,印度与中国自从1962年边境战争之后,双方并没有解决边境争端。虽然两国举行过不同的谈判,可是双方从来没有达成协议,以至于边界线还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中国方面也对印控边境现状没有松口承认,这在印度看来就是无法获得边境和平的预兆。

« 世界报 » 指出,印度为李克强到访出动大批警力以防止流亡印度的藏人抗议示威,不过西藏问题在中国与印度签发的共同声明中却没有如同中国所希望的那样出现,中国与其他国家交往发表的共同声明中总是重申西藏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2010年,中国前总理温家宝访问新德里因为没有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满足印度的要求,可能这一次在中国对西藏的一贯坚持的立场问题上就无法得到满足。新德里抱怨中国与印度日益加重的贸易失衡问题,四年来,印度对华贸易赤字翻了一番。除此之外,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模式也激怒印度,中国支持巴基斯坦发展核计划直接被印度指责为“不友好行为”。

李克强正是在结束对印度的访问后,立即于本今天(5月22日)抵达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中国在巴基斯坦不断扩大影响,并且拥有俾路支省的瓜达尔港口的控制,因为霍尔木兹海峡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印度毫不掩饰要认真审视李克强在巴基斯坦访问的一言一行,而且印度也在昨天接待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卡尔扎伊呼吁印度提供进一步的军事援助。

« 世界报 » 说,李克强的访问在中国与印度之间建立起初步的信任关系,但在印度,对中国的怀疑态度并没有因李克强的到访而烟消云散。

此外,今天法国全国性报纸头版头条主要围绕欧盟布鲁塞尔峰会的议题展开:法国左右两大报在欧盟举行峰会之际的通栏大标题殊途同归:« 解放报 » 说, 受到经济冲击的欧盟协调步骤欲追回天文数字的逃税漏税钱; « 费加罗 » 说,估计逃税漏税的金额高达万亿欧元,欧洲向逃税天堂展开攻势, 卢森堡和奥地利联手抵抗; 欧盟峰会还要讨论能源问题,« 世界报 » 说, 能源价格不仅过份昂贵而且污染严重。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慰安婦必要論」令日改憲勢力龜裂

橋下徹
橋下徹的「慰安婦必要論」引起國際社會嘩然



童倩  BBC中文網日本特約記者

日本大阪市長兼維新會代表橋下徹的「慰安婦必要論」在日本引起的風波開始波及到推動修改和平憲法的政治聯盟陣營。

積極助陣的《產經新聞》周三(5月22日)發表題為「希望避免橋下發言引起改憲勢力的龜裂」的社論,對周二眾人黨的黨代表渡邊喜美宣佈解除與維新會的選舉合作關係表示「極為遺憾」。

《讀賣新聞》周三也形容「夢想成為東京都議會最大勢力的維新會與眾人黨的合作空中瓦解」。

三黨合作布局

伴隨首相安倍晉三等自民黨鷹派政客去年12月率領自民黨在眾議院大選中奪權後成為黨內主流,近年主張和政策上民族主義色彩濃度不同的維新會和眾人黨迅速接近。

兩黨因贊成修憲,與推動修憲的安倍自民黨構成了合作迎戰今年夏天參議院大選的改憲勢力,圖謀再接再厲、奪取參議院大選勝利,爭取在國會得到目前憲法規定三分二議席贊成才能提案改憲的優勢。

雖然因維新會另一黨代表石原慎太郎的個人恩怨,維新會與自民黨、眾人黨謀劃合作的過程並非順利,但隨著春天漸遠、參議院大選和作為大選前哨戰的東京都議會6月選舉來臨,三黨本已構成合作局面。

尤其是眾人黨與維新會的合作更具體到發表都議會選舉共同政策和全國25個選區共同推舉候選人等措施。

眾、維分道揚鑣

在社會右傾化和安倍政權初顯金融、經濟政策效果中,自、眾、維合作投入選舉的前景本來被日本輿論廣泛看好。

不料橋下發出「慰安婦必要論」引起風波,並從國內震蕩到國外,再從國外,尤其是美國惱火震蕩到國內。

而橋下因拒不認錯和幾近越描越黑地辯解,終於發展到惱羞成怒地攻擊傳媒、與記者吵架,令維新會目前陷入四面楚歌的形勢。

維新會可能成選舉包袱,眾人黨決定與其劃清界限。

渡邊周二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與維新會解除合作關係時,形容眾人黨與維新會「生出了與過去基本價值觀非常大的差異, 不得不全面修訂兩黨關係」。

自、維「走著瞧」

對比眾人黨與維新會聚散離合劇變,安倍澄清「自民黨與維新會不同」的同時,龐大的自民黨顯得矜持一些。

幹事長石破茂對與維新會的合作前景說:「要視維新會選舉結果而定」。

換句話說,自民黨要走著瞧。

維新會原有的高支持率如不受橋下發言影響,繼續取得夏天參議院選舉勝利,自民黨則願意與維新會合作;但如維新會選舉挫敗,自民黨今後可能會視本身勝敗決定在國會能擁有多少議席來判斷是否需要在個別政策上與維新會合作。

根據官方電視台NHK、《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等傳媒最近先後發表針對橋下「慰安婦必要論」做的民意調查,目前反對橋下論點的被訪者至少佔三分二。

橋下今後如何收拾局面,不僅影響改憲勢力的龜裂程度,且可能影響以日本「第三極」政治勢力為目標的維新會前途。

BBC中文網



明鏡關注點

明镜博客 » 时事

明鏡歷史網

明鏡網

明鏡十大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