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6日星期五

重慶市長黃奇帆 任滿後或退二線

台灣 蘋果日報

中共兩會後極速除去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職位後,王立軍事件中另一關鍵官員重慶市長黃奇帆會否「中槍」成為關注焦點。有北京權威人士指,預計黃在本屆市長任滿後將退居二線。黃原定今日在北京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但主辦單位昨突然公佈黃將缺席,不清楚原因。

缺席中國發展論壇

有關論壇原定今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行,原本嘉賓包括重慶市長黃奇帆,但主辦方昨突然公佈黃今天不會出席。現年 59歲的黃,曾歷任上海浦東開發辦公室副主任、市政府副秘書長等職。 2001年起黃調任重慶副市長, 2010年出任重慶市長,薄熙來曾形容,與黃的合作是「如魚得水」。

上月初重慶副市長王立軍闖美駐成都總領事館,黃奇帆受命於薄,進入美領館與王談話,甚至與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邱進吵架,要將王帶回重慶處理。總理溫家寶周三( 14日)在記者會上,不但點名重慶市委,也點名市政府,要吸取教訓,令黃仕途成疑。而台灣傳媒引述北京權威人士指,黃在明年 3月本屆政府任滿後,將退居二線,或出任閒職。

中央組織部前天宣佈由副總理張德江取代薄熙來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後,黃奇帆在重慶領導幹部大會上,表示堅決擁護中央對王立軍事件的處理,擁護中央對市委主要領導的調整,全力支持張的工作,維護重慶大局穩定。

台灣《聯合報》/《蘋果》記者

薄熙來功高震主遭拔官 中共再度展現秘密運作的本質


(中央社記者廖漢原華盛頓16日專電)北京當局火速拔下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黨職引起全球矚目,中國大陸缺乏透明度的「民主程序」,在中國眼裡是宮廷政治的必然,但對西方來說,中南海政局高深莫測,難以捉摸。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作者麥克雷倫(A. McLaren)分析表示,中國號稱「講民主」不犯法,薄熙來自己也把民主掛在嘴邊,不過他說得太響亮,走民粹路線,結果卻功高震主。

薄的行事風格彷彿中國真是民主國家,不過黨代表一切,黨才是最後的勝利者,中國大陸黨營媒體14日幫薄熙來發了政治訃聞。

在西方媒體眼中,中國大陸官場充滿難以理解的困惑,西方的民主理論在中南海行不通,「華盛頓郵報」指出,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政治仍充滿秘密與晦澀。

華郵指出,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才在記者會說「中國要邁向經濟和政治體系改革,改進領導體系」。隔天薄熙來便垮台,溫家寶似乎向全世界宣告現代中國自相矛盾的面向,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體系再度展現秘密運作的本質。

對西方媒體來說,曾任大陸商務部長的薄熙來,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領導開放市場,行事風格充滿魅力,是現代化極需的對外人才。但薄熙來在重慶回頭唱起紅歌,走左派路線,已令人不解,如今遭一夜拔官,對中國政治的問號又多了一個。

西方世界對中南海權鬥充滿好奇,但看得「霧煞煞」,從國家副主席習近平2月訪美,美國高層忙著「認識」習近平便可知一般。

不過對華府的中國通來說,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事件後,薄熙來下台不過是遲早的事,無需大驚小怪。

至於「北京幫」對「上海幫」,「太子黨」鬥「權貴派」,「改革派」戰「極左路線」等大陸坊間流傳的街頭巷議,對施行民主制度的西方來說,戰局猶如民初軍閥割據,是齣難解的戲碼。

對於中國大陸官場政治,美國國務院負責處理東亞外交事務的部門向來少做評論,王立軍逃至成都美國領事館要求庇護,在館外遭大陸公安包圍的事件,國務院也只願證實有這件事。1

「不兼任」市委書記 用詞罕見

台灣 中國時報【藍孝威/北京報導】

 中共中組部長李源潮十五日在重慶宣布,薄熙來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取代薄熙來的張德江則說,「重慶必須不折騰」。究竟以「兼任」及「不折騰」特殊用語處理相關問題意義何在,引起外界不同解讀。

 專家表示,相較王立軍案,「中央決定免去王立軍重慶市副市長職務,現正按程序辦理」,兩者用字遣詞截然不同,「薄熙來是不再兼任,而王立軍是免職,且要做進一步處理。」這顯示目前王立軍案有進一步調查意義,薄則主要是政治問題。

 惟過去中共宣布由誰取代誰,幾乎很少以「不再兼任」形容去職者,除非「另有任用」。

 因此,十五日對薄熙來發布的人令就很有意思,既未說明是否「調中央」,也未說明「另有任用」。專家認為,薄熙來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用語很罕見,因為薄除了是政治局委員外並無其他職位,何以用不再兼任,難不成「政治局委員」是專任?

 此外,張德江在任免大會上說,「重慶發展必須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專家解讀,中共十八大交接班前需要穩定和諧,「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是中共需要的一個局面,但薄熙來在重慶太過折騰,與中央政策背離,讓高層有些被動。

人大記者會中英翻譯多餘 時間拖沓背後另有玄機?

亞洲週刊

中國每年一度的人大總理記者會,是北京兩會的高潮,但會議的形式卻久為人詬病。由於採取現場英文翻譯,每當總理說完一大段後,就有人翻譯為英文,但也導致時間翻倍、拖沓。這次會議全場三個小時,讓七十多歲的溫家寶不能上洗手間,太辛苦了。不少記者認為,其實只要現場配備中英雙語的即時翻譯,有需要者戴上耳機,就不用全場被迫將一個問題聽中英文兩次,事倍功半。

但也有圈內人透露,當局的用意,是讓領導人有更多的時間思考和準備,不會被記者問倒。也有人反駁說,這樣的考慮,簡直就是貶低領導人的智慧。而這樣的安排,也和美國不對稱。白宮、國會的記者會,都不會安排中文或其他外語翻譯。為何中國國會的記者會要搞架床疊屋的翻譯?

其實提問的外國記者大多會說流利漢語,尤其最後提王立軍問題的路透社記者,中文流利,大會反而要在他說完後再翻譯成英文,可說穿襪子洗腳,多此一舉。

中國法治缺席的危險

亞洲週刊

劉少奇、彭德懷、習仲勳等人的後裔,肯定會記取血的教訓,讓法治中國總有實現的一天。


中國沒有法治,每一個人都危險。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慘痛教訓。因為絕對的權力沒有被制衡,個人的權利被恣意的侵犯,產生了多少的冤假錯案,對中國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法治缺席的潛台詞,就是誰擁有了政治權力,誰就可以整別人,誰就可以不受監管,誰就可以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但一旦被趕下台,就會被整,被蹂躪,被自殺,被精神病……

也就是說,政治權力是法律的支撐力量。司法不能獨立,法律問題會被政治解決。個人的權利就像一隻無助的小鳥,會被政治的巨棒輕易地撲殺。

其實中共高層的子女們,都對這樣的慘痛教訓心有餘悸。曾被毛澤東詩詞譽為「唯我彭大將軍,橫刀立馬」的彭德懷元帥,在朝鮮戰場立下了汗馬功勞,與美國領導的聯合國部隊打成平手,威震中外,但只是因為在經濟政策上頂撞了毛澤東,就被拉下馬,最後慘死在暗無天日的病房中。

現任軍方高層的劉源將軍,當然不會忘記他的父親劉少奇,儘管是國家主席,但因為得罪了毛澤東,在文革中被群眾揪鬥,最後不明不白地死在拘留中,白髮一尺多長。

即將出任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也當然不會忘記,他的父親習仲勳位居共和國的高層,在建國過程中功績昭著,化解了西北少數民族的裂痕,但在隨後的政治風暴中被囚禁,失去自由十六年,很晚才獲平反。

另一方面,九十年代震撼美國和全球華人社會的李文和案,卻展現了完全不同的法治軌跡。這一位美國華裔科學家,被FBI懷疑他將美國的核武秘密交給中國,控告他五十九項罪名。但他循法律途徑據理力爭,最後證明自己無辜,獲控方取消五十八項控罪,而他只承認一項處理電腦檔案不妥的罪名。法官甚至當庭向他道歉,為他長期蒙受委屈而說對不起。被FBI洩露有關他被調查而致中傷他的美國五家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紐約時報》、美國廣播公司和美聯社等,共賠償了一百六十萬美元給他。

不少美國華人相信,如果這案件發生在中國,李文和這位生於台灣的科學家很快就會被屈打成招,如果他不被判死刑,也很可能「被精神病」。如果根據這次北京兩會通過的七十三條的秘密拘捕條款,李文和的冤屈就會掉進黑洞中,無人可以救他,而有關的真相也永遠掉到無底的黑洞中。

但中國民間要求司法改革的力量,卻要照亮這個黑洞。他們前仆後繼,不懼艱困,其中包括「中國第一律師」、曾為四人幫集團的李作鵬辯護的張思之。他們知道:中國不走上法治,中國繼續破壞程序正義(due process of law),中國每一個人都危險。剃人頭者,人亦剃之。劉少奇、彭德懷、習仲勳等人在位時,未能使中國走上法治,結果自己因此付出血的代價。他們的後裔肯定會記取血的教訓,讓法治中國總有實現的一天。■

邱立本

林沛理:特首選舉與香港社會

亞洲週刊

港府及利益集團已形成一個「自己人社會」,缺乏應變、改革和自我更新的能力。

林沛理,牛津大學出版社副總編輯,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及藝術評論小組主席。著有《破謬.思維》、《英文玩家》及《玩起中文》,最新的一本書是《反語》(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香港人,你是否願意一直被操縱、愚弄和剝削下去?

歸根究底,這就是香港人在盤算特首候選人唐英年和梁振英誰更值得支持的時候,必須撫心自問的問題。

既得利益者從來都是改革的最大阻力。多年來,大地產商以近乎合法行騙的方式,對香港人辛苦創造和累積的財富予取予攜。他們會用盡金錢可以收買的一切資源,確保權力更迭和政府換屆之後,香港的現狀——包括政府的房屋和土地政策,以及他們經營的法律環境,亦即是他們目前得到的「壓倒性的不公平好處」(overwhelming unfair advantage)——會保持不變。

民主黨和泛民主派表面上是反對黨,實則跟保皇黨民建聯和以維護大財團利益為己任的自由黨一樣,都是建制的一部分。他們已經習慣了跟現任特首曾蔭權與他的愛將——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打交道,反而梁振英是一個未知數(unknown quantity),將來未必是一個可以跟他們做買賣和互相交換利益的人(a man they can do business with)。更何況梁振英的民望高,一旦當選,他們幾乎是唯一的政治資產就會馬上貶值。

民粹主義的報紙需要一個弱勢、經常犯錯和醜聞不絕的政府去給它們矮化、醜化和妖魔化。社會越分化,市民的怨氣越重,無力感和挫折感越強烈,它們透過鞭撻政府來提供廉價發洩的功能便越重要。這就是它們是非不分,將兩位特首候選人的「醜聞」不分真假地渲染報道的謀利動機。

所謂政治不擇友(Politics makes strange bedfellows),一個因利而聚、同氣連枝的反梁政治聯盟出現,「受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專欄作家和意見領袖紛紛加入推波助瀾。於是,來自四面八方對梁及其陣營的攻擊,再加上一個在適當時候跟傳媒「合作」的政府,以及永遠站在道德高地亂扣帽子的政客窮追猛打,無風起浪的西九設計比賽利益衝突疑雲和穿鑿附會的所謂江湖飯局,迅即由「非事件」(non-event)變成媒體事件,再變成具殺傷力的政治事件。

梁振英既是北京可以接受的特首人選,便必然是改良者(reformer)多過是激進、徹底的改革者(revolutionary)。這樣的人,仍然被視之為必須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可見既得利益集團的貪婪、腐敗和不容異己;也間接反映了特區政府在曾蔭權的多年領導下,已淪為某些人的生財工具。

香港財閥對梁振英深惡痛絕,固然是因為害怕他一旦執政,會斷絕他們發大財之路;但除了經濟理性之外,似乎還有感情因素在內。一如吃肉的人對素食者有一種本能的抗拒和不信任,慣於剝削、人脈關係四通八達(the well-connected)和互相關照的特權階級,必然會視出身勞動階層、不群不黨、靠自己努力向上爬的梁振英為陌路人、他者和敵人。

「自己人社會」(insider society)是一支龐大的貪污隊伍,它用來劃分敵我的邏輯很簡單——你不肯同流合污,你就不值得信任。它的主要特性是它的自保本能(instinct for self-preservation),所有「自己人組織」和「自己人社會」都戀棧戀職、希望自己可以沒完沒了地永遠存在下去(self-perpetuating) 。「自己人社會」的管治者自有其一套不足為外人道的「用人術」,與「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長」或「集合眾智,無往不利」的傳統智慧大相逕庭。對這類管治者來說,所謂善於用人,不僅僅是善於發揮一個人的長處,也是要利用一個人的短處來控制他;而一個人的忠心——指家僕對主人的忠心——遠較他的才幹和能力重要。明乎此,我們就不難理解既得利益集團對唐英年的不離不棄。

「自己人社會」最缺乏的,是應變、改革和自我更新的能力(capacity for change and self-renewal)。今日的科技日新月異,全球化令世界變得越來越扁平,一個抗拒改變、不善應變的社會又怎會有競爭力?一個只願意相信和懂得照顧自己人的政府,又怎會有解決問題的新思維?這就是香港近年來衰退以及被邊緣化的深層原因。

在這樣的政治形勢下,沒有投票權的香港人可以做的事情也許不多,但有一件事情他們萬萬不可以做,就是像花三十萬港元(約四萬美元)登報章全版廣告質問梁振英黑金政治聯繫的香港大學學生會那樣,成為操縱大師列寧口中的所謂「有用的傻子」(useful idiots),給人利用去維護一個把他們剝削到極致的制度。

薄熙來下一步 可望退休或安插人大政協

台灣 聯合報

中共中央宣布免去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外界對他的未來去向普感興趣。北京學者指出,中共中央不會對薄熙來趕盡殺絕,可能先留他一條活路,讓他暫時擔任政治局委員到年底中共十八大,但他的仕途基本上已告結束,十八大後可能退休,或循先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以及中央軍委秘書長楊白冰的「模式」,安插人大政協閒職。

香港「東方日報」報導,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認為,薄熙來被免掉市委書記,幾乎已無希望在中共十八大進入常委會,但中共領導班子必須照顧自己人,包括顧及「太子黨」的顏面,和薄熙來父親、已故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名聲,因此不會將薄熙來逼上絕路,會保留他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位子。接下去,如果薄熙來乖乖服從中央調配,上頭很可能比照胡耀邦和楊白冰模式,為他安排一個無權的閒職。

楊白冰曾是中共中央軍委秘書長,主持中央軍委工作,1992年私自召開軍委會議,被指有不臣之心,企圖架空當時的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被中共中央解職,只留住軍委委員頭銜,次年退役,改任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退休安養天年至今。胡耀邦則被中共中央指為支持思想自由化,1987年1月被革掉中共總書記,改當政治局委員到去世。

北京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文化部研究所研究員劉軍寧預測,薄熙來如果未來幾天沒被摘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在十八大仍有機會保住這頂帽子,但只會安排無權閒職到退休。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牛軍也說,中共上頭如果認為薄熙來沒有其他重大問題,會保留他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到十八大,但他未來露面機會大減。

習近平《求是》撰文 強調純潔黨性 或與重慶有所關聯

大公報

中通社北京十六日消息:16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3月1日在中共中央黨校春季學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題為《扎實做好保持黨的純潔性各項工作》。文章在全部三個小標題中反覆提到中共的「純潔性」問題。此文此前刊登在3月5日的中央黨校《學習時報》上。該報在最新一期還刊登了中組部部長李源潮的文章《堅守共産黨人的精神家園》。北京學者表示,與「先進性」強調發展不同,「黨的純潔性」強調自身建設,將持續到十九大。而有分析認為,此文的再次刊登或與重慶王立軍事件與人事調整有所關聯。

文章稱,在深刻變化的國內外環境中,管黨治黨的任務越來越艱巨,如何保持黨的純潔性也面臨不少新情況新問題。

文章指出,凡是重大事項的決策,必須嚴格貫徹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不能搞「一言堂」,不能由個人或少數人説了算。「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自覺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一位不願具名的中共問題專家對香港中通社記者表示,2月份出現「王立軍事件」,3月15日重慶市發生人事變動,問責貫穿其中。儘管該文章不一定專門針對此事,但此時刊發或有所指。

據透露,《求是》上領導人的稿件常由中央有關部門臨時要求刊發,並不一定按照計劃排版。

15日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副市長王立軍雙雙被免職。在當日的重慶市領導幹部會議上,中組部部長李源潮表示,王立軍私自進入美駐成都總領館滯留事件,性質嚴重影響惡劣,重慶領導調整是鑒於王立軍事件的嚴重政治影響。

中央黨校教授張希賢告訴中通社記者,過去中共多強調黨員先進性以推動發展,但先進性不能解決自身建設問題。目前黨的純潔性成為時代性課題,不加強純潔性就實現不了黨的長期執政。

張希賢表示,過去馬克思、列寧、毛澤東都有提及黨的純潔性,「三灣改編」、「延安整風」就是實例。現在的表述始於胡錦濤在今年1月9日十七屆中央紀委七次全會上的講話,習近平此次講話將其進一步完善與豐富。

張希賢透露,黨的純潔性建設將是「係統工程」,不是今年一年的事情,會從十八大貫穿至十九大。

吳康民:溫家寶總理的悲情

香港 明報

溫家寶總理在任中的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舉世矚目,中外記者雲集,會議長達3小時。

本來,溫總理的全面對國情的磘述和決策,應見於他在人大會議開幕那一天的《政府工作報告》。但大家知道,政府工作報告是「集體創作」,缺乏溫總的個人風格。而且幾經刪改,只能四平八穩,難見真章。而記者招待會,卻是即興發言,並回答記者刁鑽而尖銳的提問,其感情流露及肺腑之言,都在在值得細味。難怪有報章的標題說﹕「感言情動全場」。

最值得注意的是他所說的這一段話﹕「我真誠希望,我,連同我這一生,給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它忘記,並隨覑我日後長眠地下而湮沒無聞。」

人民怎會忘記呢。新中國建立以來,有3位好總理。第一位是擔任總理27年的周恩來,忍辱負重,力挽狂瀾。在晚年病重之際,仍遭受「四人幫」特別是江青的誣陷和折磨,要插贓嫁禍。在「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同時,把早已澄清的「叛徒」問題,重新炒熱。以至鞠躬盡瘁一生的周總理,在臨終之前,仍口中念念有詞,說「我不是叛徒,我不是叛徒」。

第二位是鐵腕總理朱鎔基。他以不留情面、鐵腕施政著稱,也說了許多有性格魅力的話。他在開始當總理時,便說了「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更在打擊某些高官和高幹子弟等權勢人物的貪腐事件時,說了如下的狠話,「先打老虎後打狼,更準備一百口棺材,其中也有我的一口,可以同歸於盡,換來長治久安」。

人民不會忘記

人民不會忘記周恩來總理,在他逝世的時候,雖然「四人幫」下了禁令,但十里長安街,萬人空巷站在路前悼念的情景,至今想起都仍然令人十分激動。

朱鎔基退休10年,絕舻官場,不問時政。在任時便不是拉幫結派,更不到處題詞。退休後便讀書拉二胡以自娛。但是他的書一出版,洛陽紙貴,這是他稍感安慰的。

溫家寶為什麼希望人民要把他忘記呢,因為他壯志未酬啊!他的種種施政,都給人譏為「政不出中南海」,社會上的阻力是多麼大啊!他所力主的政治改革,在中央來說,的確是曲高和寡。甚且有些話在內地報章卻給宣傳部門刪掉。有的人為了抹黑他,還編造他家人的許多謠言。所以在這次記者招待會後,外國的傳媒的評論是﹕自信直率而略帶傷感。

他在記者會上說﹕「擔任總理期間,謠諑不斷,我雖不為所動,但心裏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這種痛苦不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痛苦,而是獨立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對社會感到有點憂慮。」是的,流氓作家余杰還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中國影帝溫家寶》,諷刺他只會「作騷」呢。

曲高和寡的政治改革

溫家寶力主要推行政治體制改革,這是繼承鄧小平生前倡導的遺願。但是當前既得利益集團在政治經濟領域中的控制根深柢固,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對權力制衡的制度化,寸步難行。不是權力核心中人的袖手旁觀,就是有人以五個不搞來對覑幹。雖然誰也不敢公開反對政治改革,因為這是鄧老頭子生前白紙黑字寫下的遺言。但是,只說不幹,有心人只能徒呼荷荷。

溫家寶肯定烏坎村的民主選舉,並說要「按照這條道路鼓勵群眾大膽實踐,逐步向上」,這就是要求民主制度循序漸進。但是,烏坎村的經驗能否在全國推廣,是否能從村到鄉鎮直上縣市呢,我們還是不能抱覑太樂觀的態度。

溫家寶說,我深知改革的難度,但他說,「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10年總理的道路並不平坦,「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史書將會肯定這位人民的好總理。「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相信在這最後一年的任期,他一定能做好制定收入分配改革方案(防止貧富過於懸殊)等五件事情。

我們也相信,時代在前進,溫家寶總理雖然不能說是「做得最好」,但下一任的一定能「做得更好」。

吳康民

唐英年爆兩機密 梁振英﹕難造事實

香港 明報

特首候選人唐英年昨晚在選舉辯論末段爆出兩個機密,向候選人梁振英施以「斬首行動」,先指控梁振英2003年的高層會議上,提出縮短商業電台續牌的牌照時間,指他打擊言論自由;再指控梁在2003年政府的高層會議討論硬推《基本法》23條時,曾說過「始終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梁振英批評唐英年難造事實,唐英年說﹕「你呃人,唔好講大話!」

民主黨涂謹申說,事件涉重大公眾利益,要求特首曾蔭權對行會會議作有限度解密,讓當時的行會成員交代梁振英是否講過上述說話。不過,民主黨張文光昨在辯論現場詢問唐營公關,唐英年所說的「高層會議」指的是否行會,對方稱「不是」。明報記者

當年出任保安局長、力推23條的葉劉淑儀表示,沒有印象梁振英在行會說過以防暴隊對付示威者,但指當年討論23條已有梁振英及唐英年,只有可能是行政會議;但行會內容理應保密,唐英年是犯規,批評若唐爆出行會內容,手法低劣。

葉劉﹕爆行會內容手法低劣

當年是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主席的民主黨單仲偕昨晚在電台表示,當年唐英年及鄭經翰曾私下向他透露,是梁振英要求縮短商台的續牌年期,唐英年今日的說法,與9年前一樣。

在論壇的「自由搏擊」環節上,梁振英質問唐英年過往政績不足時,唐反擊說﹕「梁振英,你知道核心價值是言論自由,而你一直呃緊市民,在商台續牌時候,你曾經講過……」梁振英即時以自己是「主場」發問為由,不准唐說下去,繼續質疑唐的人口政策。

輪到唐英年「主場」發問時,繼續指控梁振英的商台事件﹕「你的核心價值,我相信不包括言論自由,因為你根本唔畀我駁你。我想問你,當年政府續商業電台的牌,你提出過縮短商台牌照時間,用行政手段去打擊言論自由,這種手段好得人驚,你叫香港人點會信你?」

梁否認 促唐拿出實據

梁振英即時說﹕「我相信你當時是看報紙,不是看行會開會紀錄。」唐英年即說﹕「你不要呃人,當時是一個高層會議,我在場,有其他人在場,我畀多一次機會你,你有沒有講過?」梁說﹕「我在行會內有紀錄。」唐再問﹕「即是你有講過啦?」梁說﹕「你不應該只睇報紙。」唐說﹕「這樣扼殺言論自由……」梁即打斷說﹕「你完全斷章取義。」

辯論會後,梁振英否認此事,指唐英年應拿出實據,不應由他辯白。唐英年則拒絕透露當時會議的時間地點,只稱當時報章也寫過,自己清楚記得會議內容,「我當時出任工商及科技局長,我堅持如常續牌12年,不應該用行政手段扼殺言論自由」。

唐英年在另一個「自由搏擊」環節,指控梁振英在2003年七一50萬人遊行後,在高層會議討論應否硬推23條,唐英年質問﹕「你有否講過,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梁即說﹕「我沒講過。」唐說﹕「你呃人,很多人有聽過。」梁說﹕「你難造事實。」

梁振英在辯論會後否認說﹕「我沒講過,香港這麼多年來集會和示威遊行,不用出動到防暴警察。我完全沒講過呢個問題,當時是討論23條的內容。」他又說﹕「講用防暴隊,這說話是匪夷所思。」

何俊仁表震驚 促交代

泛民候選人何俊仁表示,唐英年的指控很嚴重,令人震驚,希望唐英年交代更多事實,梁振英亦必須要回應。

2003年任行會成員的前公務員事務局長王永平表示,未能確定唐英年口中的「高層會議」所指為何,他亦從未在公開場合聽過類似言論,不評論可信度。當時另一行會成員鄭耀棠表示,不記得當時梁振英是否有說過,「那麼久的事,我不記得了」。

民調﹕辯論時何唐民望升

港大昨晚即場民意調查,由晚上8時至10時,以電話訪問591名收看特首選舉論壇的巿民,43%受訪者認為梁振英表現較佳、其次是23%的何俊仁,唐英年得13%。辯論期間,何及唐支持上升,梁的支持輕微下降。另外,42%受訪者表示,如可投票選特首,會選梁振英,24%選唐英年、10%選何俊仁。

阻左派滋事 北京維安升級 重慶深圳大批特警巡邏 氣氛緊張

台灣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去職,傳當局唯恐左派人士不滿,聚眾滋事,已下令派武警部隊進駐重慶,另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的公安維穩部門,也接獲指令要加強防範,深圳街頭甚至出現大批特警巡邏,左派網站疑遭封鎖。

「重慶大戲」餘波盪漾!薄熙來黯然下台,引爆左、右兩派人士在網路唇槍舌劍,薄熙來在重慶「打黑唱紅」多年,在左派及弱勢族群心中具有一定影響力,他被免職極有可能引發支持群眾滋事。

網站關閉禁評論

北京方面除下令增派武警進駐重慶,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的公安維穩部門,也接獲指令要嚴加戒備,廣東網友爆料,連日來深圳市民中心、寶安中心廣場等地,出現大批配備防暴裝備的特警在巡邏,氣氛緊張。

左派色彩濃厚的「烏有之鄉」、「毛澤東旗幟網」、「民聲網」和「紅色中國」等網站,前天中午起非常「巧合」地同時無法瀏覽。據傳中宣部和國新辦要求這些網站「暫時關閉」,防止網站成為煽動群眾滋事的平台。

中國絕大多數媒體均對薄熙來去職淡化處理,《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國青年報》等,雖都在頭版下方提及此事,但只引用新華社發布的新聞稿。新浪、網易等網站並關閉新聞評論,不讓網友發文。但昨《珠江晚報》把薄去職消息跟「假貨」相關新聞放在一起,引發網友多方聯想。
國際媒體方面,《金融時報》說,薄下台顯示中國政治系統運作並不順暢,才會在世代交替之際,爆出派系之爭。《泰晤士報》指,薄在重慶「唱紅」讓黨內自由派感到不安。

共產黨內鬥加劇

《經濟學人》評論,溫家寶在記者會強調改革,表示薄可能不是他唯一的打擊目標。《紐約時報》說,關鍵時刻爆此事,令人關切共產黨內鬥恐加劇。《華爾街日報》形容薄是「紅星殞落」。

薄熙來遭軟禁 交往富商剉咧等

台灣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薄熙來前天遭撤除重慶市委書記等職後,據傳現遭「保護」形同軟禁。不僅如此,與薄熙來和薄的妻子谷開來過從甚密的富商,傳聞也已經遭到調查。薄此次慘遭中箭落馬雖被認為與路線之爭有關,但有消息指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薄在上周五的一次不當發言。

「博訊新聞網」昨引述北京領導高層的消息指出,本周三晚上,中共高層已做出將薄熙來撤職的決定,並對內宣布,但對於薄未來命運,未提供訊息。熟悉薄熙來事件的人員表示,薄目前應處於某種形式的軟禁之中,以防止他外逃。

出境被海關攔截

「明鏡新聞網」昨報導,與薄熙來夫婦關係密切的富商,獲知薄丟官後有如驚弓之鳥,有的商人在企圖離境時還被海關攔截。據傳,這些富商與一些支持薄的官員,在過去一個月以來努力遊說各方,試圖保住薄的烏紗帽。

「明鏡」指出,被調查的富商至少包括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和實德集團總裁徐明。消息人士說,這些富商不僅在薄熙來於大連市市長、市委書記任內以行賄得到生意上的好處,王健林在薄任職商務部長時也得到許多照顧。更扯的是,薄的兒子薄瓜瓜在國外留學費用,據說都是徐明出錢埋單,徐還曾包機讓薄瓜瓜到南非看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

發言得罪胡錦濤

薄熙來在重慶推行歌頌共產黨的「唱紅」運動,早已引發外界側目,尤其他的「打黑」(打擊黑幫勢力)運動,也被認為意在剷除前任官員勢力,政治野心令高層相當不安。但「博訊」分析,薄熙來丟官的導火線,在於他上周五觸怒國家主席兼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

薄上周五在記者會中,被問及胡錦濤為何未曾到過重慶視察。薄當時回答:「深信總書記會去重慶,而且看了後他會高興的。」外界認為,薄竟公開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提出要求,讓胡相當尷尬。導致胡錦濤最後不顧一批「太子黨」和薄支持者的反對,強勢撤換薄熙來。

一般認為,薄熙來遭撤職的主因,在於與中央的改革開放路線牴觸有關。中國總理溫家寶周三在人大閉幕記者會上,已引用文革浩劫暗批薄推動的「唱紅打黑」,並強調「一切符合人民利益的實踐,都要認真吸取歷史的經驗教訓。」

「重慶模式」失敗

前天,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長李源潮在重慶市領導幹部大會上表示,「重慶的發展必須依靠改革開放。要抓住時機,破除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香港媒體指, 薄熙來建立的「重慶模式」被認為推行人治而非法治、強化政權而非民權等重大缺失,最終以失敗收場。

薄熙來成敏感名詞,此時在中國街頭見「薄襲來」大看板,特別引人注目,原來是強調超薄的筆記型電腦。網友諷:「太狠了!」


中國網友議論薄熙來免職事件

●莫小南無敵:薄熙來被免職了、很開心、希望中央能給我們一個公正的交代。

●江帆:難道所有官,都得腐敗,都得與黑社會沆瀣一氣,才算共產黨的好幹部?

●神經病退休:才卸職的領導和那誰把薄瓜瓜被免職了的嘛,哈哈哈哈,做的好。

●我是王若穀:薄熙來被撤銷重慶市一切職務,乾淨徹底!極左的一個頑固堡壘終於完蛋了!中國之大幸,人民之大幸!

●李金全HIT哈工大:不過也許這次免職是為了保護他呢,讓他暫時遠離一些是非,說不定他能進新一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呢!

●小飛魚168-: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舉國震動。不是因為政績平庸,不是因為貪污受賄,是因他走的是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道路,是因他唱了紅、打了黑。無錯而被貶,因路線而受害,天下奇冤!

●新鮮蔬菜和水果看電影:王進美國領館,薄用人不察,有錯,免職?那用薄的人,該不該免職?
資料來源:新浪微博

香港特首推選 流選是不可反對的

香港蘋果日報

中央堅決反對「流選」,這個小道消息在香港政治圈不脛而走,部份選委聞風而動,紛紛轉軚。這件事有點可笑,「流選」是可以反對的嗎?流選是選舉的一種可能結果,真的發生了,只能接受,不可能反對。莫非真的發生流選,中央一反對,流選就不存在了嗎?中央可以遙控選票,可能減少白票,但即使白票減少了,流選也一樣可能發生,因此流選是沒得反對的。

目前這一千二百名選委,都是各行業精英,有社會地位和社會影響,在選舉中也有各自的利益盤算,按理他們也應該有個人意志和尊嚴,但想到他們在投票那一日,怯於某種無形壓力,要違背自己的意願,把票投給自己很不喜歡的人,那簡直很令人同情了。

最痛苦是意志被強姦

人最痛苦的是甚麼?是個人意志被強姦,是違背自己的意願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投票是不記名的,沒有人拿着一把槍對着你的腦袋監督你寫選票,如果你在填寫選票那一刻,背後有一雙中央的眼睛盯着你,令你背脊發凉,冷汗淋漓,那時你要違心地投票,那還叫做身不由己。但事實是沒有,在一個幽閉的小環境裏,個人內心完全自由,你的心指揮你的手,你的手指揮你的筆,沒有人能動你分毫,也可以肯定沒有人能對你秋後算賬─如此你還有甚麼好怕的?

當然,如果你認為沒聽中央的話,內心很惶恐,你寧肯忍受意志被強姦的痛苦,也要自動獻身的話,那就沒有人可以打救你了,你就去忍受這種痛苦好了。

在這種形勢下,倒是田北俊有點可愛了,說是「幾乎絕對」投白票(希望他堅持到底),至少他還算是堅守了個人意志,維護了個人尊嚴,他還算在做自己的「主人」。

胡亂投誠小心投錯了

其實,「中央堅決反對流選」這種話是誰說出來的?中央沒有說,胡亂解讀的人又「知少少扮代表」,來傳話的人背景不同,各有利益牽涉其中,你怎麼能斷定誰傳的話是真正代表中央?萬一傳話的人恰恰違背了中央的意旨,你又聽命投票,豈不恰恰給中央添煩添亂?中央高瞻遠矚,成竹在胸,說不定中央本意是把投票自由交給每個選委,讓他們提前演習一人一票的選舉,而曾鈺成「欲出未出」正是為流選作後備的一着。明明中央給你投票自由,你卻又自動放棄而胡亂「投誠」,萬一投誠又投錯了,那日後回想起來,只怕要捶胸頓足,越發看不起自己。

因此稍有良知的選委,應該傾聽自己選民的意見,再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萬一你的選擇與中央一致,那就恭喜了,萬一不一致,那也是選舉制度允許的。你沒有違法,也沒有違背做人的宗旨,你只是做了自己應做的事,中宵起坐捫心自問,可以對得起天地良心。


顧鴻飛
自由撰稿人

中央放話:唐營勿中計

香港蘋果日報

中央在特首選舉的取態或傾向如何,外界除關注北京領導人的言行舉止外,不可不拜讀一向緊貼中央政策、被視為官方在香港喉舌《文匯報》的社論。該報昨日〈反流選是一場重大政治較量〉的社論,明確反映了中央的態度:「反對投白票」、「在第一輪投票中選出理想特首人選」。

社論指:「溫家寶總理關於香港特首選舉的講話,明確傳達出中央堅決反對流選的信息。反流選是愛國愛港陣營與反對派陣營之間的一場重大政治鬥爭。」

對於有唐營支持者倡投白票,製造流選,社論認為「建制派中主張或附和此論調的,只是極少數人」,並把責任歸咎「反對派政黨和政客……其目的就是企圖慫恿一些建制派選委投白票,暴露其拖建制派選委下水,破壞新一屆行政長官順利產生」。

「反對派企圖利用一些建制派選委對特首選舉中出現的『黑材料』的不滿,趁機進行『策反』,企圖把建制派選委拉入反對派破壞特首選舉的陣線。但是,今次特首選舉競爭激烈,高度透明,出現攻訐抹黑等選戰手段,不值得大驚小怪。況且,比起西方民主選舉中抹黑宣傳之規模和深度,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試問,有哪個地方因為出現黑材料而令選舉夭折?反對派以黑材料事件否定特首選舉根本站不住腳。建制派選委務必提高警惕,切勿上當,做出親痛仇快的事。」

《文匯報》社論除表明中央立場外,亦呼籲早前高調吶喊投白票的唐營支持者,要與反對派劃清界限「全力挫敗反對派鼓吹『投白票』、竭力製造流選的圖謀」。


張凡

薄熙來 政壇明星成流星

太陽報

薄熙來應該是中國最富有個性的高官之一。他身材挺拔,面相英俊,口才了得,又兼是根正苗紅的紅二代,仕途上一帆風順,所有的這一切,早就注定他是中國政壇一顆璀璨的明星。但他的高調強勢,固執率性,以及他在指導理論上的欠缺,卻導致他這顆明星最終成了流星。

不管輿論怎樣評價薄熙來,在中國為官不易是現實,當到政治局委員層次的高官更不易,薄熙來積幾十年努力,殫精竭慮往上走,並且也確實幹出了一定的政績,但他最終卻倒在終點線前,這確令人惋惜。

薄熙來的倒下,首先源於他的高調和輕狂。他在遼寧為官時,即因此得罪當地眾多官員,只不過大家礙於他的家庭背景,敢怒不敢言。薄調至商務部後,又在中美商貿談判中和時任副總理吳儀意見不合。吳是老資格的閣員,享有較高威望,但身為下屬的薄居然屢屢對其抗命不從。及至後來,「鐵娘子」吳儀忍無可忍,告狀告到胡溫處。胡溫無奈之下,在薄熙來任職尚不滿一屆的情況下,即以「入局」為條件,將薄外放至重慶。

其次,薄熙來出生於一九四九年七月,文革時他正值少年,少不更事的他當年積極投身運動,並以紅衞兵小將的身份到處橫衝直撞。薄家惡少在當時的京城甚有名氣,薄熙來最被別人指摘之處,就是他竟然對自己的老子毫不留情,且當眾羞辱,踹了老爸胸口幾腳。儘管薄一波曾因此誇讚他將來有出息,但外人仍舊抹不去對他的負面看法。

薄熙來主政重慶後,在缺乏有力理論指導下,即大興「唱紅」。分析人士認為,薄熙來屬於粉碎四人幫後需要剔除出黨的「三種人」之一,他因父輩蔭護得以幸存並步步高升,已令人不平,他若再登上大位,就難保不會將「唱紅」推至全國,及至最後,更難保不會復辟文革。而這一點,恰恰為改革派,恰恰為胡溫,甚至包括江澤民在內,所不能容忍和接受。

王立軍進入美領館事件,對薄熙來而言,事情還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但他在兩會前和兩會中,和黃奇帆唱雙簧,擅自披露內情,薄本人甚至親自逼宮,並隨口唸出「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的紅衞兵口號。面對如此挑戰,胡溫若再不出手,真的就是縮頭烏龜了!

所以,薄熙來倒下,其實是自己的原因。


尤可夫 傳媒人

薄熙來留京 傳妻受查

太陽報

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免職後去向成疑,消息指薄熙來並無離開北京,仍在北京寓所居住,而寓所外有警衞戒備。支持薄熙來的網民號召今明兩日到重慶市委大樓外聲援。事件中的另一主角、被免去副市長的王立軍,傳已定性為叛黨叛國,將要接受法律制裁,最高可判死刑。

北京相關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前日官方宣布薄熙來免職後,薄當日仍住在北京的家裏,未被限制自由,寓所外有中央警衞局軍官戒備。該人士指薄事先已獲悉要去職、而中央宣布有關決定的字眼,也不是稱撤銷或免去,是指薄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表明中央尚有保留。因此,薄熙來目前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仍屬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寓所外有警衞亦正常。

境外傳媒指,總理溫家寶周三舉行完記者會後,當天下午召集在京的重慶領導開會,宣布對薄熙來的處理,並要求重慶幹部表態支持中央決定,否則與中央不能保持一致,違背黨的組織紀律。而未赴京參加兩會的官員,當晚被安排乘坐專機飛赴北京,向中央表態。
傳支持者今圍市委大樓

至於薄熙來家人的情況,網絡流傳薄熙來妻子谷開來目前正在北京接受當局調查,消息至今未獲官方證實。另有消息指,雖然薄熙來未返重慶,部分市民對他被撤職表示不捨,更有網民號召今明兩日包圍市委大樓聲援薄熙來。

而被中央免去重慶市副市長職務的王立軍,外界傳因事態嚴重,兩會期間,中共最高層在內部會議上,親自定性王立軍為叛黨叛國。王立軍上月六日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據稱帶有薄熙來的黑材料,之後由國家安全部官員帶走調查。如定性王立軍叛黨叛國,相信很快移交司法機關,最高可被判死刑。

另一方面,早前實名舉報與王立軍貪腐問題的重慶人大代表張明渝,兩會期間遭重慶警方由北京帶回重慶失蹤六日後,本月十四日獲釋。

中央震怒 唐唐特首夢碎

東方日報

一場辯論,盡顯人性陰暗面!唐英年為求絕地翻身,竟「自殺式」大爆行政會議內容,不理行會集體保密制操守!三名特首候選人昨晚首次同場辯論,一直處下風、民望低落的唐英年拋開勝負包袱,化身為「狼英年」,屢次向梁振英誠信問題窮追猛打,先批評梁振英推卸責任,又兩次爆出「政府高層會議」內容,指就廿三條立法時,梁振英要求用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又向商台「縮牌」至續約三年。梁振英會後不甘被屈,批評唐英年捏造事實,指控完全缺乏事實根據。當年有份開會的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指,未有印象梁振英提出類似建議,反批唐英年為求勝算不理行會保密制,行為低劣可恥。唐英年不惜「爆料」同歸於盡,中央震怒,唐走上了末路。

由十一間電子傳媒合辦的特首辯論,昨晚八時於香港電台電視部進行,多間電視台全程直播,平日播放的電視劇集統統「讓路」,讓七百萬港人直擊三人表現。  

歷時兩小時辯論,最精彩為後半段的「自由搏擊」環節。民望高企的梁振英未有以唐英年感情缺失作「武器」,只大打「斯文波」,主攻唐英年的庸碌無能,指他任職政府九年,卻毫無建樹,而且完全不熟悉政府政策,例如人口督導委員會未出報告,唐英年卻對記者說報告已發表。

指梁倡催淚彈鎮示威 縮商台牌

反而選情一直墮後的唐英年,未有理會行會保密制的守則,竟選擇在辯論中段拋出兩顆秘密炸彈,大爆行會高層會議內容,直指梁振英曾要求硬推《基本法》廿三條,並建議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及出動防暴警察。「你有無講過,始終要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唐英年又爆出,○三年時商業電台續牌,梁振英於行會內力主將商台牌照縮短至三年,暗批梁振英扼殺言論自由,未有捍衞本港核心價值。

無提證據 各界斥謬論手法低劣

唐英年突然拋出兩個政治秘密炸彈,會後記者亦追問唐英年有何證據,但唐英年卻未能提出,反叫記者「你哋自己去搵下料」,更強調自己知道梁振英全程說謊。「佢講大話時,係有個特徵,係會滴汗!」其謬論一出即惹記者嘩然。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形容,唐英年今仗策略「係綁晒全身手榴彈,攬住梁振英炸死佢!」葉劉淑儀指唐英年手法低劣,違反守則,做法毫無意義。

唐英年所提及的兩宗事件,均發生在○三年。七一遊行後,立法會原定在一星期後討論廿三條立法草案,雖然其後急急煞停,但市民如期在七月九日再次上街示威,當時有報章引述消息指,因七一遊行人數眾多,警方嚴陣以待,當天部署逾四千名警員戒備,並配備胡椒噴霧,以便隨時控制場面,警方其後澄清指胡椒噴霧為前線人員的基本裝備。

至於商台續牌風波,當時被廣播事務管理局警告而封咪的一名商台節目主持爆料,引述行政會議消息稱,梁振英提出只對商台續牌三年,想借刀殺人,打擊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唐英年,但唐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將責任全推回給梁振英。其後,行政會議秘書處、梁振英和唐英年三方面都否認該主持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