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北京是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捷徑

在出口連續4個月衰退、經濟成長率必須「保2」的困境下,立院昨天三讀通過美牛案,釋放出台灣願意更大程度融入區域經貿整合的訊息,具有重大意義。

 馬總統參加經濟部「經貿自由化對我國產業影響座談會」時曾提出推動自由化16字箴言:「排除障礙、調整心態、8年入T(TPP)、能快就快」。他坦承出口衰退原因絕不只是全球經濟不景氣,台灣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大幅落後,市場利基不如其他國家,更是癥結所在。台灣必須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以扭轉出口競爭劣勢。

 台灣以貿易立國,經濟成長高度依賴出口,在主要出口市場美國、歐洲景氣不佳,又有韓國的強力競爭及新興市場國家擠壓市場情況下,加速推動貿易自由化,積極對外洽簽FTA,並及早加入TPP,無疑是台灣拓展新市場、扭轉出口劣勢的最可行途徑,這也是近來朝野相當一致的看法。

 然而,推動自由貿易不是毫無代價,產業界必須面對開放國內市場的挑戰,接受進口產品及外來服務的競爭,但很顯然業者及政府迄今皆未做好準備。ECFA可說是台灣和大陸間的FTA,惟已實施的ECFA早收計畫基本上是建立在大陸「讓利」基礎上,未觸及敏感項目開放;現在ECFA後續貨品及服務貿易協商,是全面性市場開放談判,從「讓利」轉為「換利」勢所必然。政府一再保證不會進一步開放大陸農產品進口及不會傷害弱勢產業的政策底線,已成後續談判的難題。而台灣和新加坡、紐西蘭等正在進行的經濟合作協議談判,更無法比照兩岸協商,農業和弱勢產業相當程度開放是必須的代價。美國主導的TPP更楬櫫是高品質的FTA,台灣8年內要加入TPP,更須有全面開放的充分準備。

 馬總統16字箴言中「排除障礙、調整心態」,不僅是向業者喊話,也是針對各機關的本位主義。要推動自由貿易,業者不能有效提升競爭力,主管機關沒有決心和能力促進國內產業升級,則自由化只是空談而已。

 另一個關鍵問題是,要加速對外洽簽FTA,並達成8年內加入TPP,只有部分操之在我,大陸態度是另一關鍵。北京視FTA為主權國家行為,針對台灣和其他國家洽簽FTA已設下兩項前提:一是須先完成兩岸FTA的部署,二是台灣洽簽FTA的對象須限於已和大陸簽署FTA的國家或地區。在兩岸簽署ECFA之後,第一項障礙已大致排除;台灣正在洽談FTA的新加坡及紐西蘭,皆已和大陸簽署FTA,政治阻力不大;其他尚有6個國家及地區包括香港、澳門、巴基斯坦、智利、秘魯、哥斯大黎加等,則非台灣洽簽FTA的優先對象。換言之,要擴大推動FTA或加入TPP,首須考量如何排除北京的政治阻力,這也是兩岸關係能否進一步突破的關鍵。

 馬政府應該重視2008年12月31日大陸領導人胡錦濤所提「進一步發展兩岸關係的六點意見」(胡六點),其中已點出兩岸簽署ECFA後,可探討兩岸經濟共同發展同亞太區域經濟合作機制相銜接的可行途徑。這意謂北京對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保有一定彈性。所以,政府應積極和大陸斡旋,先爭取參與北京積極推動的「東協+N」及東北亞(中日韓)FTA對話及談判,以為加入TPP創造政治條件。這也是台灣推動自由貿易最可行的捷徑。


台灣 中國時報

中國發布預警 南到北多暴雨

(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北京26日電)北京昨天未如預期降下暴雨,但未來一週仍將以降雨天氣為主。大陸中央氣象台則持續發布藍色預警,預測大陸從南到北今天仍多暴雨。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北京氣象台昨天深夜解除全市暴雨預警,並表示預期降雨來得晚一些、小一些。但未來一星期從27日至8月2日,北京仍將以降雨天氣為主。

不過,大陸中央氣象台持續發布藍色預警指出,京津地區、內蒙古、山西、河北、東北三省局部地區今天有大雨或暴雨,未來一周北方大部份地區將頻繁降雨。

大陸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馬學款說,亞熱帶高壓位置比較偏北,西側的西南暖濕氣流非常強盛,加上北方地區也有弱的冷空氣活動,冷暖空氣在華北中北部交彙,造成大雨伴隨短時雷雨、大風。

他說,相較於大陸北方,南方今天雨勢更大,韋森特颱風持續減弱,但殘餘環流以及西南季風影響仍在持續。

馬學款指出,雲南南部、廣西南部沿海、廣東中西部沿海及海南西部、北部部分地區,仍會出現大暴雨,日雨量有可能達到100到180公釐,個別地方雨量還可能超過200公釐。

北京目前已進入主汛期。北京氣象台首席預報員孫繼松指出,主汛期是指降雨頻率高、降雨強度大、降雨範圍大,因此,目前多發的強降雨天氣過程仍是正常現象。1010726

暴雨過後 北京市長順勢換人


大陸官媒間接反駁部份人士關於郭金龍辭去北京市長一職是「引咎辭職」的揣測。
(本報系資料庫)


記者林則宏/綜合報導

正當北京市因上周六一場大雨造成數十人死亡及嚴重的財產損失之際,大陸官方媒體新華社昨(25)日上午發布訊息稱,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決定,「接受郭金龍辭去北京市長職務的請求,任命王安順為北京市副市長、代理市長」。

新華社昨天僅簡單發布前述訊息,儘管有部份人士將郭金龍昨天的去職視為「引咎辭職」,郭金龍的辭職某個程度或許也能平息北京市民對於這場暴雨所導致的嚴重災情的不滿。但昨天這項人事異動,應只是正常的換屆程序,郭金龍北京市委書記職務並未生變。

上周六北京市遭逢近60年來最嚴重的暴雨,據官方說法,這場暴雨造成超過人民幣100億元(約新台幣472億元)的財產損失、37人不幸喪生,以及多人失蹤。但北京市民認為,災情應該比官方公布的數字更加嚴重。

中新社昨天稍晚報導指出,按中共「黨管幹部」的原則及多年來組織工作慣例,直轄市黨委書記通常會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而且作為地方黨委「一把手」(黨委書記),往往不會「黨政一肩挑」,再兼任同級地方行政機關負責人。

依據大陸地方人大和地方政府組織法規定,北京市長、副市長應由市人大選舉產生。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通常在年初召開。市人大閉會期間,由市人大常委會代行其職。

中新社昨天報導稱,13屆市人大常委會第34次會議於7月25 日舉行,「這是早已確定的」。這番說明也等於是間接反駁部份人士關於郭金龍辭去北京市長一職是「引咎辭職」的揣測。

郭金龍一向被視為是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人馬,路透在本月初郭金龍當選北京市委書記後曾指出,「郭金龍的任命或將確保胡錦濤在交班後仍然可以保留一定政治影響。」

多維新聞形容現年55歲的新任北京代市長王安順,是憑藉其年輕的技術官僚形象得到中共中央信任,有機會在60歲時接任北京市委書記,並可連續擔任兩屆政治局委員,政治前途看好。


台灣 聯合報

敘利亞是否已經到達決戰的臨界

泰國世界日報╱社論

7月18日會成為敘利亞歷史的轉捩點嗎?在敘利亞防長及阿塞德的姐夫等頂層領導人物於會議中,被自殺式炸彈炸死的時候,這個疑問成為全球的熱門話題。如果以這個問題問美國,美國當然說「會的」。因為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早已迫不及待地對阿塞德簽發「死刑判決」,美國並呼籲國際社會支持敘利亞的權力過渡。美國據報已對敘利亞政權倒台作出充分準備,重點是應對敘利亞失敗前可能使用化學武器。

目前的情形是,敘利亞政府軍和反對派的武裝部隊,正在首都大馬士革展開激戰。已打得天昏地暗,政府軍把坦克等重型武器全部出動,但反對派雖然武器還未足夠,卻以游擊戰打得更為靈活,常抓住時機給政府軍以沉重打擊。本來市面繁華一片的大馬士革,如今日間人跡稀疏,入晚更變成一個死城。

使阿塞德感到震驚的是,大馬士革的這次大爆炸,不但炸死他的許多得力親信,而且炸死了他倚仗最深的姐夫,並且自殺炸彈的背負者,據說就是與他姐夫關係極其親密的朋友。反對派的間諜已打進高層領導系統,這令阿塞德不能不驚恐萬狀。事件發生後,他也沒有任何發言,保持了怪異的沉默,以致傳說他也在爆炸中受傷或死亡,又傳他現在人根本就不在大馬士革。

在大馬士革大爆炸之後的第二天,當地時間19日上午,安理會對英國提出的含有制裁敘利亞內容的決議案進行討論,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英國起草的這份草案得到美國、法國等兩大國家支持,該草案要求敘政府10天內從人口密集地區撤出軍隊和重型武器,否則將對敘利亞政權實施制裁。俄羅斯和中國對這一決議案投否決票,英代表對俄中之舉感「驚駭」,法代表認為俄中投否決票會「威脅」安南的「和平計畫」,俄代表則說,西方提出的草案等於打開了軍事干預的大門。

還是中國顧慮周全,1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代表中國,對大馬士革自殺爆炸案強烈譴責,謂中方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和暴力行徑,中方對敘局勢表示憂慮,再次呼籲敘利亞有關方面立即停火止暴。令人奇怪的是,聯合國只知道對付阿塞德政府,卻對大馬士革自殺爆炸案未置一詞,沒有對恐怖主義進行一言半句的譴責,好像聯合國對恐怖主義有雙重標準,認為炸死敘高官是對的,希望這只是聯合國的疏忽,並非聯合國的立場。

現在的問題是,大馬士革的這場大爆炸,是否說明敘利亞衝突已接進決戰臨界點,再打下去,便可以分出勝負,阿塞德必須下台,或逃亡出國了?當然,阿塞德的命運,可能是格達費的「翻版」,但也有不同的看法,阿塞德政權還未被打敗,他仍有相當的實力。

過去三個月來,反對派實力陡增,是由於沙烏地阿拉伯、卡塔爾和土耳其增加對敘利亞自由隊和其他組織援助的結果。有可靠情報訊息顯示,美國情報人員也捲入其中,甚至有傳言稱西方特種部隊在訓練反對派武裝。

顯然,阿塞德不認為戰爭將決定於大馬士革,他已派人正在西北地區進行部署。大馬士革如果守不住,他會到西北去。

敘利亞正面臨南斯拉夫式的分裂,沒有謹慎的投資者會看見現政權有能力通過更猛烈的暴力恢復現狀,但即使現政權失去對越來越多領土的控制,仍可以退到一些受阿拉維派和基督教徒支持的地區。阿塞德的追隨者也許將承認無力控制整個敘利亞,轉而固守大馬士革北方,或轉向海濱地區,那裡有俄國的海軍基地。換句話說,敘利亞將變成了解體之後的南斯拉夫,分裂成許多勢力據點,各佔地盤生存下去,那也不失是一個權宜的解決辦法。



台灣 聯合報

北京通報暴雨災情 發言人念到傷亡數時改口

據長江日報報道,北京市政府新聞辦召開「7·21」災情的第二次新聞發佈會,記者們最關心的自然是暴雨造成的人員傷亡情況,但主辦方對此避而不談。

原定晚上9時舉行的發佈會,推遲了半個小時才開始。首先由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長、新聞發言人潘安軍通報災情,他對著一份書面材料,剛念到「全市因災傷亡」時,台下記者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但潘安軍很快改口:「全市因災人口160.2萬人......」

此後,在他的介紹中,不再提及傷亡情況的字眼。進入提問環節,有記者問:「氣象局在預報時報的暴雨,但7月21日是當天實際下雨的情況遠遠超出預報的實際程度,這是為什麼?」

北京市氣象局總工程師孫繼松的回答是:當天北京市氣象台對於下雨時間的預報是準確的,但預報比實際下雨的強度差了一個量級。

此後,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的記者分別獲得一次提問機會,但當時無人問起死亡人數。

當潘安軍回答完政府如何開展善後和災後重建工作的安排後,主持人宣佈,新聞發佈會結束。

台下的記者們急了,紛紛站起來,追問最新統計的死亡人數。有位拿著CCTV話筒的女記者大聲說:「我看見你(指潘安君)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寫著死亡人數是61人,其中因公殉職5人。」

但主席台上的幾位發言人集體緘默,主持人果斷地請5位新聞發言人集體退場。

會後,記者們紛紛責問獲得提問機會的幾位記者為什麼不當場發問死亡人數。一位記者無奈地說:「事前組織者跟我們溝通過,說這個問題比較尖銳,最後留給鳳凰衛視來提。但是,鳳凰衛視最後沒有獲得提問機會,發佈會就結束了。」

北京市在22日晚間公佈的雨災遇難人數37人幾天來一直未見更新,引發強烈質疑。


香港 明報

京嚴打攻擊現行體制情節嚴重者

據京華時報報道,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在24日召開的北京暑期網絡環境整治工作部署會上表示,今後,如利用互聯網從事販賣違禁物品,製造和傳播政治謠言,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及現行體制,情節嚴重的要依法嚴厲打擊。

為保護廣大青少年身心健康,營造健康文明的網絡環境,7月底至8月31日開展暑期網絡環境整治行動。傅政華介紹,目前,北京市公安機關已對239家在京重點網站的交互式平台建立了首都網警執法賬戶,初步實現了虛擬社會公開執法的有效覆蓋,下一步還將加大力度,逐步完善公開執法,保證執法效果。

據瞭解,截至目前,北京公安系統已破獲各類涉網案件3916起,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5007人。

傅政華強調,公安機關未來將對經常傳播有害信息、管理失控的網站依法停機整頓,並納入「黑名單」;對利用互聯網從事販賣違禁物品,製造和傳播政治謠言,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及現行體制,情節輕微的將予以公開警告,情節嚴重的要依法嚴厲打擊;增設網絡110舉報標識,在重點微博的網頁目錄上設置110舉報平台,為網民提供開放式的交流和舉報空間。

會上,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副市長魯煒表示,有關單位應形成合力,重點杜絕「黑網吧」,查處網吧接納未成年人行為,消除網吧隱患;網站應依法辦網,創造綠色、文明的網絡文化空間;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引導和服務,培養其健康文明的上網習慣;家長應鼓勵青少年更多地參與社會實踐、文化活動,積極融入社會生活。



香港 文匯報

水淹地下蝸居 京蟻族宿街頭 身家全失遭解僱 「乾啃」杯麵再迎暴雨


北京房山區村民找到失蹤者王建生的遺體。7月21日暴雨當晚,王建生開車時遇決堤,被畄到樹林中,當時向弟弟喊「我抱覑樹呢!你千萬別過來!」之後就再沒有聲音。(網上圖片)





昨日傍晚下過一場雨後,露宿的「蟻族」們清理垃圾。(明報記者攝)


上周「雨災」影響未退,北京從昨晚開始新一輪大雨,可能會持續至明天。市區一批「蝸居」在地下室的外來務工人員上次被淹,現時無家可歸,被迫風餐露宿,還要遭受物業公司甚至附近居民的排斥。損失幾乎全副身家的他們,只能飲用緊急供應的自來水和「乾啃」杯麵,但無良老闆借機炒人,附近商舖更在雨後加價,令他們孤立無援。

廣渠門是上周積水最嚴重的「黑點」,在附近的本家潤園屋苑空地上,昨日仍滯留覑在此露宿的十幾名外來務工人員,他們居住的地下室被大水淹沒,幾乎損失所有貴重財物,只能等待當局救濟,盼望房東能退還租金。

「有錢的都搬走了,現在留守的都是最底層的人。」一名在此露宿的溫姓餐廳服務員介紹,水浸翌日,數百個住地下室的「蟻族」居民全部露宿在空地上,現在仍留守的只有10多人。由於他們要請假清理搶救出來的財物,不少人數天不上班後被公司辭退,「他們當這些人都是死人」。

失現金身分證 食店趁機加價

溫說,很多人逃出來時連現金都沒有,提款卡、身分證等在水中不見了,陷於赤貧。他們只能生飲自來水、乾吃即食麵維生。但此時,附近的小食店和士多都不同程度加價,附近一家小食店的米線平日定價為8元,一名「蟻族」帶8元去用餐,事後卻被告知要收12元。

不少「蟻族」正在嘗試聯絡各自的房東,希望退回剛繳交幾天的房租,但很多房東近日都不接聽電話。對於月薪1000餘元的他們來說,500至600元的月租是一筆巨款。他們昨日到市政府反映情,但被推到區政府,區政府又推到街道辦事處,至今仍無獲任何安置。他們現時住的帳篷,是前天有幾個來採訪的新華社記者以個人名義捐贈的,他們經內部商議後又優先讓給老人、小孩和更需要儲存空間的人住。

政府互推卸 管理公司趕人

物業管理公司以「影響市容」為由,多次驅趕他們。傍晚時分,有附近居民指摘他們不應該在空地逗留,應該去物業公司討說法和賠償,「這地下室本來就不應該出租給人住的」。

北京氣象台昨日一度發出暴雨藍色預警(共分四級,藍色為最低級),稱傍晚至夜間,北京東部將有超過50毫米的暴雨,其他地區有30至50毫米的降雨,呼籲市民注意防範山洪、泥石流及城市積水,減少外出。一名「蟻族」聞此苦笑道:「下吧,正好洗洗澡,反正好幾天沒洗了。」

明報記者 北京直擊

朱國斌:解決「雙非嬰」居港權 修法乃可行選擇

自回歸以來,香港社會就《基本法》第24條規定的永久居民身分和居留權問題產生過多次激烈爭議,「雙非嬰兒」居留權和外傭居留權便是近期最具爭議的話題。為應對這些問題,利益攸關者和普羅大眾紛紛出謀獻策,觀點紛呈。歸納起來,主要有3種主張:人大釋法論、法院自行糾錯論和修法論。其中,持人大釋法論者主要為香港政治人物甚至政府官員;法院自行糾錯論者主要是中央政府官員和內地學者;修法論者從人數上看為少數派,基本來自法律界,包括筆者。

人大常委會不應主動釋法

香港政治人物甚至政府官員呼籲中央政府出手解決這個政治上和法律上頗為棘手的問題,希望人大常委會主動出面釋法,重新界定第24條相關內容,從而推翻由終審法院在《吳嘉玲案》和《莊豐源案》判決中確立的法律觀點。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種主張多少有點「嫁禍於人」的意味,故不會輕易被人大接受。從政治與法律層面觀之,我以為人大常委會不應主動釋法,甚至在未來也不要經常釋法。理據如下:

首先,終審法院認為(事實上也是),《基本法》第24條規定的居留權明確屬於香港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因而人大常委會沒理由介入並主動釋法。長遠來看,釋法對香港的法治會造成衝擊,甚至可能引發新的政治風波。

其次,人大常委會認為第24條的立法原意已清楚表達於1996年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所作的關於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的意見中,並且這一意見又在1999年6月26日釋法中得以重述,所以,毋須再度釋法。這些可以解釋為什麼人大常委會至今沒有積極回應今年3月由30名港區人大代表發起的連署釋法建議,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這一連署建議被廣泛批評為不尊重香港一國兩制下高度自治的權力。

第三,「剛果案」之後,一般情下釋法要求應該由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第158條提出,這是尊重法院和法治傳統,從而維護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

自2001年《莊豐源案》以來10多年間,因應社會、經濟等方面的發展變化,香港政府和社會對涉及居港權的人口政策問題處於探索和尋求共識的階段。這也是在2012年特首選舉戰中,特首候選人何俊仁批評政府缺乏清晰的人口政策的緣由。如今香港社會因受雙非嬰兒和外傭居留權問題困擾而產生不安情緒及求變心態之時,有人簡單把造成這一困擾歸咎於終審法院在《莊豐源案》中的「錯誤」認識而要求其「自行糾正」。持此論者大多為北京官方人士包括西環中聯辦和官方學者。然而,此議與事實不符,且有誤導民眾衝擊法治及損害司法在民眾中的威望之嫌,故而不妥。

終審法院不宜「自行糾正」

儘管根據普通法傳統,法院可以因應時勢以後來判決修正甚至否定先前判決,但是就雙非嬰兒居港權一案而言,法院不宜自行否定《莊豐源案》及其判決理據。理由有三:

第一,人口政策問題本質上是一個政治問題或公共政策問題,需要透過立法和行政機關以民主方式廣泛徵集民意尋求共識,以制訂相應政策或立法。據統計,在法院判決《莊豐源案》之後43個月裏,只有1991個雙非嬰兒在港出生。香港社會對這一狀起初是接納的。此後,香港政府出於人口老齡化、發展醫院產業等政策考量,即使不是鼓勵,但也默示或放任雙非孕婦來港產子。至近年來,隨覑雙非孕婦數量激增,香港社會才開始反思這一政策,部分民眾也以民粹主義之思維攻伐政府。其實,政府、政客和民眾均缺少對這一現象的深刻反省。在這種情形下,貿然要求法院對其判決在10餘年後的所謂社會後果負責是不恰當的和不公平的。

第二,更重要的是,依據三權分立的原理和法治原則,法院的職責在於以現行法律為依據、以法律方法和邏輯進行推理判案,而政策和所謂的長遠社會效果不應成為其判案的首要考量。

第三,法院之所以拒絕採納籌委會於1996年所作的意見為立法原意的依據,是因為它要捍衛最低限度的形式法治。在法院看來,《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第1項的規定意思很清楚。在這種情形下,依據普通法的原則,法院的職責在於從法條用語本身,而不是從立法者主觀意圖那裏尋找立法原意,這是其一;其二,依據普通法和法治原則,通常能作為輔助法院查明立法原意的資料,應是立法前和立法過程中產生的資料。《基本法》制定於1990年,法院不採納籌委會於1996年作出的前述意見是有充分理由並且正當的。相反,如果法院無條件地接受立法者在法律制訂後所作的任何或任意說明,那麼不僅實質法治得不到保障,形式法治也會漸漸灰飛煙滅。

最可行出路在於修法

從法治原則出發,解決這種僵局的最適當方法莫過於修法了。《基本法》第159條對如何修法規定了明確指引。從法理和法條上講,為解決雙非嬰兒居港權之困境而修法不存在任何實體性的或程式性的障礙。為達成修法,具體可分三步:

‧首先,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港府先以行政方式阻止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如梁特首提出的2013年零配額政策,當然這要內地機關配合。

‧接覑,港府應就人口政策問題廣泛徵詢民意、集思廣益,以形成基本共識。

‧之後,若新的人口政策與《基本法》第24條規定有出入,港府應依據《基本法》規定的程序提出修改議案。

修法的優點很多:

第一,它可以減少對香港法治的衝擊,可以相信香港法院將會按照新法甄別落實居港權;

第二,清晰的法條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雙非嬰兒居港權之模糊與疑惑之處;

第三,透過諮詢過程凝聚社會共識,將民眾之不滿減到最小程度;

第四,新法可以理順自1999年《吳嘉玲案》以來終審法院與人大常委會之間的糾結與矛盾;

最後,還可以藉此踐行《基本法》規定的《基本法》修改機制,進一步完善與豐富「一國兩制」下的憲政機制。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香港 明報

北京官方通报暴雨灾情 发言人念到伤亡数时改口


图:61年最强大暴雨 京190万人受灾


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远超37人?

第二场新闻发布会避而不谈

  本报北京电(驻京记者柯立)昨晚,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7·21”灾情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记者们最关心的自然是暴雨造成的人员伤亡情况,但主办方对此避而不谈。

  原定晚上9时举行的发布会,推迟了半个小时才开始。首先由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新闻发言人潘安军通报灾情,他对着一份书面材料,刚念到“全市因灾伤亡”时,台下记者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但潘安军很快改口:“全市因灾人口160.2万人......”

  此后,在他的介绍中,不再提及伤亡情况的字眼。进入提问环节,有记者问:“气象局在预报时报的暴雨,但7月21日是当天实际下雨的情况远远超出预报的实际程度,这是为什么?”

  北京市气象局总工程师孙继松的回答是:当天北京市气象台对于下雨时间的预报是准确的,但预报比实际下雨的强度差了一个量级。

  此后,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的记者分别获得一次提问机会,但当时无人问起死亡人数。

  当潘安军回答完政府如何开展善后和灾后重建工作的安排后,主持人宣布,新闻发布会结束。

  台下的记者们急了,纷纷站起来,追问最新统计的死亡人数。有位拿着CCTV话筒的女记者大声说:“我看见你(指潘安君)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写着死亡人数是61人,其中因公殉职5人。”

  但主席台上的几位发言人集体缄默,主持人果断地请5位新闻发言人集体退场。

  会后,记者们纷纷责问获得提问机会的几位记者为什么不当场发问死亡人数。一位记者无奈地说:“事前组织者跟我们沟通过,说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最后留给凤凰卫视来提。但是,凤凰卫视最后没有获得提问机会,发布会就结束了。”

  北京市在22日晚间公布的雨灾遇难人数37人几天来一直未见更新,引发强烈质疑。


大公報


北京公安局长:严打网上攻击现行体制及政治谣言

本报讯 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在24日召开的北京暑期网络环境整治工作部署会上表示,今后,如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

  为保护广大青少年身心健康,营造健康文明的网络环境,7月底至8月31日开展暑期网络环境整治行动。傅政华介绍,目前,北京市公安机关已对239家在京重点网站的交互式平台建立了首都网警执法账户,初步实现了虚拟社会公开执法的有效覆盖,下一步还将加大力度,逐步完善公开执法,保证执法效果。

  据了解,截至目前,北京公安系统已破获各类涉网案件3916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007人。

  傅政华强调,公安机关未来将对经常传播有害信息、管理失控的网站依法停机整顿,并纳入“黑名单”;对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轻微的将予以公开警告,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增设网络110举报标识,在重点微博的网页目录上设置110举报平台,为网民提供开放式的交流和举报空间。

  会上,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鲁炜表示,有关单位应形成合力,重点杜绝“黑网吧”,查处网吧接纳未成年人行为,消除网吧隐患;网站应依法办网,创造绿色、文明的网络文化空间;加强对青少年的教育、引导和服务,培养其健康文明的上网习惯;家长应鼓励青少年更多地参与社会实践、文化活动,积极融入社会生活。本报讯 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在24日召开的北京暑期网络环境整治工作部署会上表示,今后,如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

  为保护广大青少年身心健康,营造健康文明的网络环境,7月底至8月31日开展暑期网络环境整治行动。傅政华介绍,目前,北京市公安机关已对239家在京重点网站的交互式平台建立了首都网警执法账户,初步实现了虚拟社会公开执法的有效覆盖,下一步还将加大力度,逐步完善公开执法,保证执法效果。

  据了解,截至目前,北京公安系统已破获各类涉网案件3916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007人。

  傅政华强调,公安机关未来将对经常传播有害信息、管理失控的网站依法停机整顿,并纳入“黑名单”;对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轻微的将予以公开警告,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增设网络110举报标识,在重点微博的网页目录上设置110举报平台,为网民提供开放式的交流和举报空间。

  会上,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鲁炜表示,有关单位应形成合力,重点杜绝“黑网吧”,查处网吧接纳未成年人行为,消除网吧隐患;网站应依法办网,创造绿色、文明的网络文化空间;加强对青少年的教育、引导和服务,培养其健康文明的上网习惯;家长应鼓励青少年更多地参与社会实践、文化活动,积极融入社会生活。


大公報

無視學者反對聲浪 NCC果然通過 旺中購併中嘉


昨有三百多名學生和民眾前往NCC抗議,反媒體壟斷。張良一攝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不顧學界憂慮跨媒體壟斷的反對聲浪,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昨找來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密室」協商8小時後,在晚上10時宣布,通過旺中寬頻購併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案,但有25項附帶條件,包括蔡須出售中天新聞台、中視新聞台應變更為非新聞台等。對於NCC果然通過旺中案,多位傳播學者齊聲撻伐,指通過此案的委員將是傷害新聞自由的歷史罪人,台灣媒體將進入黑暗期。

立委羅淑蕾昨晚表示,NCC檯面上要求蔡衍明與中天新聞台切割,是想證明NCC關心言論過度集中的問題,但這樣做根本不夠,NCC若真有誠意,應要求旺中購併中嘉後,讓壹電視上架,把比較好的頻道給壹電視,才能促進言論自由,證明NCC審旺中案背後沒有中共的壓力。

須切割中天新聞台

任期僅剩7天、將於本月底屆滿的NCC主委蘇蘅、委員劉崇堅、張時中、魏學文共4人,昨召開委員會審議旺中購併案,蔡衍明和兒子、旺中寬頻董事長蔡紹中,以及中嘉代表等出席,歷經8小時審議,NCC開出25項附帶條件要求蔡衍明落實後,通過購併案。

附帶條件包括蔡衍明不得擁有中天新聞台、中視新聞台應變更為非新聞台,中視應設立獨立編審制度,要有公平上下架機制,另需投資數位化設備、提供免費機上盒,未經許可不得興設新聞台、財經台及購物頻道,相關25項承諾,兩天內備齊相關文件送NCC。

針對跨媒體壟斷疑慮,蘇蘅表示,多元文化、市場等層面都已做周延考量,不只是從傳播角度,包括數位化、寬頻上網都要求,蔡說「要做就做最好」,希望他們是領頭羊。

蔡衍明大聲說不滿

不過據了解,蔡衍明對NCC提出這麼多條件很意外,談這麼久就是因新聞台切割有疑慮,他在協商過程一度放大聲量表達不滿,離去時面無表情。記者昨則無法取得旺中寬頻回應;中天電視昨表示,目前全案都由集團統一發言,不便回應。

蔡衍明2008年跨足媒體,入主《中國時報》、中天及中視等媒體,引發不少爭議。他再以逾762億元買下中嘉旗下10家系統台與雙子星有線電視系統台,118萬收視戶市佔達23.1%,成國內兩大系統業者集團之一,代理或擁有TVBS、DISCOVERY、中天等多達12個頻道。

「4委員將成罪人」

不過學界對於蔡衍明曾發表的親中言論,以及對旗下報紙涉刊登中國廣告及置入性行銷理直氣壯,強烈質疑旺中購併中嘉後,將使媒體言論集中化及置入行銷問題更嚴重。昨NCC審查旺中購併案,十多位反旺中學者早上就在NCC門外呼口號抗議、持「捍衛民主價值、守護新聞自由」標語,要求委員駁回此案並遞交陳情書。

接著還有東森購物員工快閃抗議,持標語:「茫茫蒼生情何以堪,放走大富這條豺,再來旺旺這條狼。」近午時則來一群自稱「反媒體壟斷聯盟」學生和民眾,約300、400人高喊:「反媒體巨鱷!」聯盟發言人康先生表示,旺中集團掌握有線系統台,可決定哪些頻道上架,台灣將只剩一種聲音。

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昨痛罵:「令人無法接受,這些通過的委員要負非常重的社會責任!」據NCC處理二中經驗來看,當初也同樣附上許多限制條款,包含維持新聞獨立自由等,但最終根本無法達成,如轉賣中天新聞台,以現在政府能力根本無從追查資金來源,旺中集團只要透過層層轉投資或由親近人士、基金買下,同樣能達到影響輿論效果,條款等同虛設。

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暨新聞所合聘教授劉靜怡表示,附加條款在之前公聽會就該拿出,接受全民檢驗,而不是用昨天這種密室會議的方式決定。她質疑NCC早就預設通過立場,才有辦法在昨馬上提出附加條款內容。

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痛批,審查的4名NCC委員將是新聞自由罪人。她說,NCC以附帶條件通過購併的決定,表示有看到媒體集中化的問題,但後續如何落實和監督才是大問題,非常遺憾NCC沒有針對蔡衍明不適格經營媒體這部分駁回申請案,將再與其他學者研議後續行動。

媒體恐進入黑暗期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批,提供免費機上盒等條件都系統業者本來就該做,旺中案的附款只是在幫業者解套,NCC委員無視社會觀感通過購併案,「台灣媒體將進入黑暗期。」

台灣記者協會會長陳曉宜批評,NCC提出的附帶條件內容含糊,無法解決外界擔憂的言論集中化問題,記協將討論是否採取進一步抗議行動。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林福岳表示,NCC悖於民意放任大型媒體集團出現,未來如何約束令人憂心!


編者按:壹電視正向旺中購併的中嘉系統台申請上架,壹電視與《蘋果日報》同屬壹傳媒集團。


NCC通過旺中購併案主要附帶條件

●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與其相關集團應和中天新聞台完全切割,不可再擁有中天新聞台,切割後中天新聞台受讓人不可以有申請人或關係人

●中視新聞台應申請營運計劃變更為非新聞台

●中視應設立獨立編審制度

●收視費不能高於平均價

●承諾配合數位化政策,系統經營者2014年完成數位化,以及在明年6月底前提供消費者100M以上高速率上網,並提供網路擴建計劃

●提升有線電視收視高畫質,引進優質高畫質(HD)本土節目

●每戶免費提供2台機上盒提供數位化,免費提供低收入戶有線電視收視與寬頻網路

●未經NCC許可不可設新聞台、財經台與購物頻道

●提出公平上下架辦法,此購併案交易完成15日內,建立商業協商與仲裁機制

註:附帶條件共25項,昨NCC記者會只公布部分條件

資料來源:NCC、《蘋果》資料室



旺中購併案資訊

●案由:旺旺中時集團總裁蔡衍明擁51%股權的旺中寬頻公司,買下旗下擁有10家有線電視系統台的中嘉網路公司與雙子星有線電視系統台

●金額:交易金額逾762億元

●影響:

.購併後擁有118萬收視戶

.11家系統台:基隆市吉隆、台北市長德、台北市麗冠、台北市萬象、新北市新視波、新北市家和、桃園北健、台南市三冠王、高雄市港都、高雄市慶聯和台南雙子星等

.12個代理及自有頻道:GTV綜合台、GTV娛樂K台、GTV戲劇台、第一台、TVBS、TVBS-N、歡樂台和Discovery、中天新聞台、中天綜合台、中天娛樂台和中視

資料來源:NCC、《蘋果》採訪整理



各方怒吼 反旺中購併


台大新聞所教授 張錦華:已傷害台灣人

蔡衍明承諾傷害台灣就釋出中嘉股權,事實上他對台灣的傷害是「正在進行式」,新聞當廣告賣,已傷害台灣人民,應退出此案。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賴中強:影響言論多元

旺中集團幫中國大肆置入政治廣告,已構成「詐欺」,有這樣紀錄的媒體經營者沒資格擴大版圖,這對未來言論多元化是極端負面的影響。


台灣記者協會會長 陳曉宜:報導將被噤聲

NCC錯誤決策下讓旺旺集團跨無線、衛星頻道,不應再通過購併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否則未來一些報導將被噤聲。


台大物理系教授 楊信男:去買中國媒體

蔡衍明在中國事業成功,建議他先進入中國媒體,打破中國媒體被中國政府壟斷情況,促進中國社會進步,而不是先來壟斷台灣媒體。


台大國發所教授 劉靜怡:應讓公民檢視

掌握了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就等於掌握通路和言論,NCC與買賣雙方達成什麼承諾?難道這些業者承諾不需透過法定程序讓公民檢視?


澄社社長 周志宏:不該草率核准

NCC委員在職權範圍內要審慎審查此案,而不是在任期將結束人數又不足狀況下,以草率方式為通過而通過此購併案。


台灣 蘋果日報

暴雨重災 北京市長辭職 官方堅稱37死 網友質疑萬人喪命


北京上周六暴雨過後,災區滿目瘡痍,死傷數字恐持續攀升。資料照片



北京位於二環的高架橋「廣渠門橋」緊急堆起沙包。翻攝網路







【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北京暴雨災情各方檢討聲浪不斷,昨突傳出北京市市長郭金龍請辭獲准,引發震撼。這場暴雨官方堅稱死亡僅37人,但備受質疑,重災區房山區區長昨坦言「損失重大、仍在統計」,網友披露死亡人數恐上看萬人。北京市昨晚再度下雨,為避免災情重演,消防人員提早在街頭堆起沙包嚴陣以待。

新華社昨以簡短報導證實郭金龍請辭消息,這項人事案由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批准,市長一職由北京市政協主席王安順代理。至於郭金龍是否為了暴雨災情下台,報導並未說明。

房山區長哽咽道歉

值得注意的是,郭金龍雖辭去市長,但仍保留北京市委書記一職。中新社昨報導:「直轄市黨委書記通常會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為地方黨委『一把手』,往往不會『黨政一肩挑』。」暗指郭十八大躋身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佈局,目前仍未受到影響。

這場暴雨造成北京市損失慘重,但死亡人數官方至今堅稱37人,遭抨擊隱瞞真相。其中傷亡最嚴重的北京市房山區,昨陸續發現多具從拒馬河上游被沖下來的浮屍,怵目驚心。

網友昨披露,僅房山區一地就有至少300人死亡,整個北京市的死亡人數恐破千人,甚至上萬。房山區區長祁紅前天坦言,該區受災人口80萬人,經濟損失約287億元台幣,他哽咽表示:「對不起大家。」

緊急堆起沙包備戰

自由亞洲電台昨引述房山區秦姓女災民透露,官方公布的37死「肯定不準確」,「就我所知死亡的人就不少了。」她說山區災情最嚴重,目前官方已安排家屬認屍,但現場戒備森嚴,「消息都封鎖了,有特警,認屍不能帶著手機。」

北京市昨晚間再度下雨,儘管雨勢不大,中央氣象台也把暴雨預警降到最低級別,但災民都繃緊神經戒備,不少公司行號提早下班,不到晚上9點,北京主要幹道空無一人,地鐵一號線也空空蕩蕩。在周日積水一度深達3公尺、位於二環的高架橋「廣渠門橋」,消防人員緊急堆起沙包應戰。


台灣 蘋果日報

北京哪個市長該問責下台?

北京7.21雨災究竟死了多少人?網民詳列房山區15個鄉鎮的災情,結果令人震驚,僅房山區至少死亡361人、失蹤125人,而官方並未即時反駁有關消息。被問及房山區的傷亡情況時,區長祈紅承認「造成了重大損失」,但又以「正在進一步地統計」為由,拒絕公佈詳情。

讓新政府班子和諧產生

房山區下轄29個街區、鄉鎮,祈紅聲稱暴雨造成8,265間房屋倒塌、受災人口80萬人、經濟損失61億元,顯然當局已完成災情統計,目前只是刻意隱瞞死亡人數而已。其中的一大原因,相信是要讓新一屆市政府班子昨日在和諧的環境下產生。

在特大天災人禍面前,北京市人大常委會還舉手如儀,決定同意郭金龍、吉林分別辭去市長、副市長,任命王安順、李士祥為代市長、副市長。這批官員的任免,並不是追究7.21雨災的結果,而是因應中共北京市委換屆後的調整,實際上都是晉升,郭金龍晉升市委書記,還率先取得中共十八大政治局的入場券,王金順由政協主席晉升市長。

北京市人大毫無道德

對7.21雨災,北京市人大既未有任何問責行動,更未有默哀、悼念行動,顯示作為中共橡皮圖章的人大機構毫無人性可言、毫無道德可言。香港的國情教育手冊竟然還要去歌頌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還要去歌頌中國擁有一個「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豈不令人毛骨悚然?

北京市人大昨日未採取問責行動,不等於北京的高官都可以置身事外。一旦證實死亡人數逾300,一旦民間怒火燃燒,相信總會有高官保不住烏紗帽。房山區區長祈紅難辭其咎,至於北京哪個副市長會被問責下台,端看中共最高層追究的力度和方向:一個是現時主管北京城市規劃和建設的副市長陳剛,一個是主管北京防訊抗旱工作的副市長夏占義。而身兼北京市防訊抗旱指揮部總指揮的郭金龍,以其胡錦濤親信的背景和現行政治制度,相信無論如何都不會在被問責之列。

撰文: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國罵:草泥馬! 京罵:捐你妹!

需要英雄的國家真不幸,這是德國大戲劇家布萊希特的名言,筆者將之引申為──需要團結的時刻是不幸時刻。中國人平素不團結,抗日戰爭時最團結,然而「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畢竟不幸;別以為美國人很團結,十個老美九個觀點迥異,但九一一時他們很團結,那正是不幸時刻。試想六四時香港百萬人遊行,○三年五十萬人遊行,今年四十萬人遊行,那是甚麼時刻?

須知中共建政從來英雄遍地,執政集團不但「進步無私」,而且還「團結」,人民亦緊密團結在黨的周圍,全黨全軍又團結在核心周圍,豈止鐵板一塊,更是鋼鐵長城!依照前面定律,這是不幸國家的不幸時刻,所以這個定律當然要被天朝推翻,在喉舌和《新聞聯播》裏,國家強大人民幸福,於是更團結而且英雄更多。

誰知北京一場暴雨露了餡,此時老百姓很不幸,於是很團結,紛紛互助互救,足夠日後喉舌們拿去做《感動中國》的煽情節目。但是那個執政集團在雨災中沒有出動維穩警力救人;沒有開放任何公共建築收容被困市民;反是機動車收費站繼續收費;警察繼續給停泊於深水中的私家車開罰單;北京市委宣傳部長表揚喉舌媒體「牢牢把握正確導向,報道了大量可歌可泣的事迹」。市民之間守望相助、相濡以沫,都成了執政集團「進步無私團結」的裝飾品,證明社會主義道德多麼高尚,黨的教育多麼成功。

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在災後再度要求官媒,「重點挖掘重災區群眾轉移等關鍵環節湧現出來的大量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他還號召北京市民捐款,誰知招來一片臭罵,素來溫和的歷史學者章立凡發微博:「捐款?我一毛不拔,身為北京市民和納稅人,我已經納稅一個甲子以上,退休金不夠官家一餐便飯。聽說又要為大水捐款了,對不起,我納的稅裏應該有這項開支……捐你妹!」這條微博被瘋狂轉發,「捐你妹」成了熱爆京城的潮語。

內地受過洗腦者,被冷峻現實反教育而逐漸醒悟,官方把白事當紅事辦,災難越多黨越偉光正,國家越是多難興邦,這一套漸漸不靈了。香港特區政府卻要把這堆垃圾照單全收,給香港下一代洗腦。不妨給香港所有學生家長推薦一個視頻,這絕非野史版本,而是大陸央視《新聞調查》專欄節目錄製的《命運的琴弦》,它揭露了藝術院校招考學生的黑幕,這在權力交易的重重黑幕中,只算小菜一碟,但對香港學生家長卻是析世鑑和警示篇,這個節目播出一次即被禁了,當局理由是影響「大局」。那還是○四年製作的,現在的「大局」更爛更黑和更觸碰不得。如此教育,如斯社會還有一絲公正公平可言嗎?(視頻連接: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6859)

香港學生與家長看過這段視頻,七二九能不站出來喝停洗腦式國民教育教科書?

孔捷生

香港 蘋果日報

中共十八大和稀泥大會將很沉悶

萬眾矚目的中共十八大準備工作按部就班前行,無論政治報告的撰寫,還是人事布局的推動,都有條不紊。但這個被各界寄予厚望的黨代會,很可能又是一個和稀泥的大會,結果會非常沉悶。

十八大首先跑出的是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他將上調北京擔任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在十八大後擔任中辦主任、中央書記處書記,成為習近平的大管家。習近平從耿飆秘書任上空降河北正定擔任縣委書記時,栗戰書便是鄰縣無極的縣委書記,兩人當時都是三十出頭,結下深厚的政治友誼;三十年之後,友誼終於開花結果。然而,栗戰書已經六十二歲,作為中辦主任年紀偏大。

關於政治局常委的人選,外界眾說紛紜,但事實上,從省市區黨代會的情況看,入常的人選基本確定,包括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等諸侯基本已確定;再加上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李源潮等,七位人選已定。現在懸念只是在劉雲山、劉延東、孟建柱、汪洋四人競逐餘下的兩個位置,當中孟建柱的可能性又最高。

從以上名單可以看出,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是老成持重的班子,是一個過渡性的班子,他們平均年紀都超過六十歲,當中絕大部分又將在五年後退出政治舞台。外界預計的六十後新人,包括胡春華、孫政才等,頂多成為政治局委員,他們的機會是在五年之後。

老生常談 並無突破

從政治報告來看,十八大的主題仍然是老生常談的民生與經濟問題,在政治改革與反腐問題上並無實質性突破。中共日前在北京召開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胡錦濤在開班式上發表長篇講話,就十八大的政治報告進行吹風,但從官方發布的消息看,這個報告只是一個敷衍左中右、和諧各利益集團的大雜燴,是左中右都能接受但又不太滿意的講話,主基調仍然是和稀泥。

無論人事布局還是政治路線,十八大都無法體現出新人事、新路線、新作風的特點,這樣的黨代會顯然是沉悶乏味,或許只有等到第五代上位,能夠自己話事時,才會推出自己的新見解、新主張。然而,他們面對一群元老包圍,能自把自為嗎?中國政治如同泥潭,誰掉進去,都無法乾淨抽身。那些寄望第五代有所作為的人,可能要大失所望了。

馮海聞

太陽報

北韓金家王朝獨步全球 吹捧領袖標準大降

北韓金家王朝三世金正恩最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把黨軍元老李英浩「幹掉」後,立刻提拔玄永哲為北韓人民軍總參謀長;與此同時,金正恩又被自己的「家天下」封為元帥,並召開效忠誓師大會,場面極為壯觀熱烈。不到三十歲的金正恩,「頓時」成為一尊偉大的金光燦爛的神。

這樣的場景,在二十一世紀也只有在北韓能夠看到,全世界人民何其榮幸也,北韓人民何其最最最最最光榮也。

玄永哲總參謀長在大會上發表了「激動人心」、「氣壯山河」的講話,對金正恩的頌揚達到了「人類詞匯」的極限,達到了人類對某人某事某神吹捧的極限。玄永哲說:「金正恩早年在金正日的懷抱裏與槍桿子結緣,把繼承和完成主體的先軍革命事業當做畢生的使命,加強人民軍成為最精銳的革命勁旅,為使祖國弘揚為世界級的軍事強國作出了特殊貢獻。金正恩懷着對兩位大元帥的崇高忠誠,以非凡的指揮藝術進一步加強和發展人民軍,向全世界弘揚北韓的尊嚴和威儀,是天下第一名將、百戰百勝的鋼鐵統帥。」

這樣的吹捧和頌揚,如果用在「打過仗」的「開國皇帝」金日成身上,用在「和美帝國主義無數次政治、軍事鬥法」的金正日身上,以北韓「個人崇拜」洪水滔天的政治文化而言,還多多少少「靠點兒譜」,但用在「少不更事」、登基不足一年的金正恩身上,就完全不靠譜也。不過,也許是北韓吹捧領袖的標準大大調低了,金正恩自然也就很容易比他的爺爺、老爸更偉大、更光輝。

北韓「天下第一名將、百戰百勝的鋼鐵統帥」的標準很有趣,就是「在父親的懷抱裏與槍桿子結緣」即可,比龍生龍、鳳生鳳還要簡單快捷也,此乃北韓金家王朝獨步全球之特色。

柳太極 傳媒人

太陽報

政改之路不走過場

胡錦濤發表重要講話,在談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時,他強調必須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發展更加廣泛、更加充分的「人民民主」;更加注重發揮法治的重要作用,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權利和自由。

何謂「有機統一」?應即指黨、民主、法治三者經非機械性的靈活運作合而為一,說得很玄,但重要性清楚依序是黨、民主、法治。而所謂民主乃指「人民民主」,即是「民主集中制」的民主,又離不開黨。既然一切是以黨為先,黨又怎能不大過法?千言萬語,黨的意志就是終極的權威。

然而,怎詮釋黨的意志?當然是由黨中央說了算,而黨中央的具體載體不外即是由二十多人組成的政治局和其更精小的常委會。在堅持黨領導的大原則之下,上述人民依法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其界定和範圍便全由黨中央決定,它說有即有,說無即無,非常之專斷及形而上。

這種自證命題式的邏輯,便被用為推進政改所必須運行其上的軌道,全不受任何獨立之外力所干預或制衡。這種高度集中的金字塔的指揮模式,無疑很適合軍事體制,然若將之用於管治多元和複雜的現代社會,未免太簡化問題了。

中國的政改必須走出如此單薄的形式話語,才有可能尋得其真義和紮實的內容。

盧卡爾 美國律師

太陽報

龍騰五海無寧日 疾風驟雨侵神州

本欄早在半年多前就預測,龍年的中國水多為患。果然,進入七月,水龍興風布雨,半壁河山一片澤國,就連天子腳下的京城也遭受罕見水浸,損失慘重。當局對有形的水尚且難以應付,對無形的滔滔民怨又將如何應對?

內地二十二個省市自上周五起遭暴雨侵襲,幾乎水淹全國,釀成一百多人死亡,部分地區更出現超強洪峰,長江多條支流河水暴漲,頻頻衝破警戒線。長江上游經濟重鎮重慶市迎來三十一年來最強洪峰,水量每秒近七萬立方米,暴漲的河水淹沒沿江道路,水路交通樞紐朝天門碼頭亦被淹,長江三峽水庫迎來○九年建庫以來最大洪峰。長江流域、華北平原、華南地區全面告急。

今年天氣反常,雖然與厄爾尼諾現象有關,但冥冥中是否有天意呢?按照中國風水學的解釋,今年是水龍之年,巨龍翻身,五海不靖,興風布雨,洪水滔天;但凡與水龍沾邊的事物,都不得安寧。以北京為例,作為天子腳下的首都,是龍興之地,而現在中南海內部各大派系山頭為十八大的人事布局鬥得你死我活,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這幾條「龍」相互出招,政局動盪不安,如同煮開的水,水漫京城也就相當正常。

水龍之年 亂象紛呈

北京新任市委書記郭金龍月初剛剛上任,這條「金龍」潛龍升焉,必然興風布雨;再加上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正好在北京出席研討班,所以,北京就成為汪洋一片。這些傳聞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但天時與人事為何如此脗合,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再看看中國周邊的四海,黃海、渤海美日韓頻頻軍演,磨刀霍霍對準京津;東海日本步步進逼,不斷在釣魚島發難,激化兩國矛盾;南海越菲得寸進尺,這些國家在中國前門後院耍刀弄槍,耀武揚威,戰爭危機一觸即發。值得深思的是,為何如此嚴重的海疆危機偏偏在水龍之年愈演愈烈呢?

如果說神州水浸、海疆危機只是有形之水造成的危機,那麼億萬民眾的民怨堆積的無形之水一旦決堤,當局又如何應對?在中國傳統語境中,民為水,政府為火。近年來貧富差距、官民對立、地區差別等諸多社會矛盾不斷激化,全國已形成數不清的「怨塞湖」,如果這些「怨塞湖」突然崩潰,奔流直下,勢必摧毀一切。

俗話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在民怨滔天、內憂外患齊相逼的背景下,當局能否安然度過這個龍年,還須拭目以待。即使度過這個多事的水龍年,明年的水蛇年亦很難熬,陰毒的蛇擅長出其不意偷襲,誰知道明年中國會不會遭鄰國哪條毒蛇致命一擊呢?


太陽報

恢復高鐵建設 糾正政治與經濟失誤

去年高鐵投資在鐵道部部長劉志軍下台後,差不多全面停頓。不是有了溫州動車事故才對鐵道投資煞車,而是在其前,只是在事故後更有藉口,更難扭轉逆勢,整個變化應該是政治鬥爭的結果。打倒劉志軍,便把他所主持的高鐵建設同時打垮,其中並沒有理會這樣建設中斷帶來的嚴重損失,以及對經濟整體的連鎖打擊,甚至因國內打擊高鐵建設,牽連中國在海外的投資和談判。後果是國內高鐵項目八成以上停工,海外項目也差不多全部停下來,影響巨大。

○八年金融海嘯後,中國政府動用四萬億元人民幣刺激經濟,主要放在基礎建設投資。其中鐵道投資在一○年最高達到近八千億元。換言之,在四萬億元中,鐵道(包括高鐵)便至少一萬多億元,連同配套和產業的連鎖影響,可能便佔了半數。中國在金融海嘯後經濟可以快速回升至百分之九水平,顯然是靠基建投資。更具體的是靠鐵道(包括高鐵)的投資。去年一下子把鐵道投資絕大部分停下來,影響巨大。

可惜溫家寶及他的經濟管理班子不明白這個道理。一心迷信外國說的通脹威脅,在政治上打擊鐵道投資之外,還收緊銀根,壓抑社會的內部需求。

去年四季度開始經濟增長急速回落,今年二季度跌至百分之七點六,很清楚看到緊縮政策的消極作用。在這個形勢下單放寬銀根無濟於事,最有效的方法還是恢復鐵道(包括高鐵)的投資,糾正政治與經濟政策的失誤!

陳文鴻

東方日報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一場暴雨奪去北京三十七條人命(真實數字可能還不止),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場災難、一場悲劇、一場人禍,但內地官方喉舌又發揮報喜不報憂的本性,大肆吹噓所謂「北京精神」,「重點挖掘感人事迹和生動典型」,彷彿這是一場喜事似的,令人嘖嘖稱奇。按照官方喉舌的說法,倘若沒有北京精神,今次豈不是死得更多人?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堂堂首都經不起「六十一年一遇」的大雨,路陷屋塌,死傷枕藉,官老爺們不僅沒有查找不足,反思為何如此不堪一擊,反而大吹特吹,甚至呼籲民眾捐款賑災,面皮也未免太厚了。當然,對於官老爺來說,老百姓人命賤如草芥,死多少人都無所謂,最重要是將壞事吹成好事,不必擔責之餘,說不定「北京精神」還可以令他們升官發財呢。

最詭異的是,北京處於半乾旱地區,一向缺水,今次突然天降暴雨,一夜之間淪為澤國,這不是很反常嗎?這到底有何警示呢?按照漢代董仲舒「天人感應」的說法,天降異象,必有原因,今年是農曆水龍年,中國首都暴雨成災,而中國周邊海域則惡浪滾滾,統統與水有關,如果說這是水龍在興風作浪,大家也不必大驚小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北京老爺們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危言聳聽。

陳競立

東方日報

京城一場暴雨 繁華帝都的墮落

北京一場「六十一年」來最強暴雨,粉碎了多少人的京華「春夢」,幾天來,我們驚覺的盡是噩夢!

內地媒體引北京市防汛辦主任王毅曾表示,北京的排水系統只能及時排走每小時三十六至四十五毫米雨量。然而,上周六的雨量平均每小時高達二百二十五毫米,故造成重大災情。

北京這個帝王之都,只有故宮的排水系統無懼每小時高達二百二十五毫米的暴雨,其餘地方容不下一場暴雨!這除了反映在建築上今不如昔,更凸顯這個繁華帝都的排水系統存在重大缺陷。巴黎今日的繁榮,有賴昔日拿破崙時已搞好巴黎的下水道。作為首都,搞不好排水道肯定冇運行。

見微知著。北京近年拆遷驚天動地,為了建設新中國,胡同與四合院已在拖拉機的呼嘯聲中消失。京城無處不飛塵!加上車多人擠,空氣長期灰蒙蒙,微塵粒子經年超標;堵車更是要命,不分高峰上班下班時間、地點路段人物事件,據悉全市人民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就超過三個半小時!

一個現代化的城市,尤其是首都,如果連流通的空氣、燦爛的陽光也不可得,加上交通欠規劃,一場暴雨,令大眾驚見其下水道如此差勁,試問「上半身」再豪華又有甚麼用呢?

北京市政府防汛不力,可政府不但不認錯不問責,還緊急呼籲民眾捐款救災,難怪惹來大批網民怒斥「恬不知恥」。強國崛起,京城的一場暴雨,教人看到的是一個繁華帝都的墮落!

施友朋

東方日報

設立慈善寺廟 安置老弱病殘

隨着中國走向市場經濟,整個社會一切向錢看,孤寡弱殘成為被遺棄的一群,他們在社會最底層掙扎,無人關心他們的生死。最新的一項數據顯示,由於家庭負擔過於沉重,養老機構不願接收,中國有三千三百多萬名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身處窘境。

這些老人的悲劇,其實也是社會悲劇,更折射出政府的無能。其實,這些老弱病殘並不是社會的負資產,只要政府建立完整有效的慈善體系,不僅能安置這些弱者,而且還能給國家創造數不清的財富,使社會更加和諧安定。本欄仙人指路,不妨也貢獻一個「治國方略」。

中國擁有大大小小的寺廟幾十萬座,這些佛門聖地很多已淪為旅遊景點,商業化日益濃厚,甚至滋生出腐敗,早已名不副實。佛家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當局為何不撥亂反正,重新賦予這些寺廟以慈善的功能?在寺廟內成立養老院、殘疾人工廠等機構,既接受外來的捐贈,又能以商養老,一舉兩得。

老有所養 殘有所助

比如殘疾人工廠,按照這些人的身體情況分門別類,設計一些方便他們身體條件的機械設備,專門生產一些政府辦公用品,比如信封、紙張、鉛筆等。這些工廠一律免稅,而且由政府統一採購。為杜絕貪腐,工廠應設立監督委員會,由僧人、民政官員、記者、警察等擔任,相互監督,確保公平公正公開。工廠給這些殘疾工人提供基本的食宿安排,並按照各人的工作量,給予一定的工資福利,為他們提供生活條件。

對於那些已無法從事勞動的老弱病殘,寺廟可利用社會捐助的香油錢以及政府撥款,專門成立養老院,給他們提供免費食宿。當中政府應積極鼓勵各方人士前往這些養老院做義工,照顧老弱病殘的生活起居,豐富他們的精神世界。比如,可以規定那些申請國家助學金的大學生,如果寒暑假期間在這些養老院做義工,一律免還助學貸款,而醫學院的學生必須在養老院做一定時間的義工,才能畢業行醫。那些酒駕、打架等輕微犯罪者,須做完規定期限的義工,才能獲得自由。

另外,寺廟還可設立殯葬服務,為那些孤寡老人送終安葬,每逢清明或祭日,派專人給這些孤魂野鬼上香掃墓。如此一來,寺廟可以對老弱病殘者提供從就業、養老到送終的一條龍服務,真正實現老有所養、殘有所助、弱有所扶、患有所醫的目標。

國家領導人曾說過,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中國很多事看起來很難,但如果願意動腦筋,真正下定決心去實施,再難的事都能夠迎刃而解;怕就怕當局有眼不識金鑲玉,將那些良方妙藥拋之一邊,甚至加以嘲笑。


東方日報

破牆而入:沒有海關攔得住明鏡書刊







中國的事,中國人有權知道!


中國局勢,中國人應當掌握!


當明鏡書刊變成電子版,沒有海關攔得住!



各雜誌社、出版社均有專屬電子書城!

書城中所有電子書,接受台幣、美金、人民幣購買,


既可線上瀏覽,也可下載至蘋果iOSAndroid的智慧型手機、平版電腦、個人電腦、電子書閱讀器上閱讀。


新史記雜誌社:http://www.pubu.com.tw/store/75187          
財大出版社 : http://www.pubu.com.tw/store/75180       


各雜誌最新一期下載網址:
《明鏡》月刊 30
《外參》第27
《新史記》第8
《內幕》 6
《大事件》 11


長期訂閱享更大折扣:
《明鏡》月刊長期訂閱
《外參》長期訂閱
《新史記》長期訂閱
《內幕》長期訂閱
《大事件》 長期訂閱
http://www.pubu.com.tw/magazine/164?apKey=fedd22f528


               明鏡書城:http://city.mirrorbooks.com
               viBook電子書城:http://www.vibook.com.tw/





明鏡雜誌打入舊金山英文書店






明鏡雜誌打入舊金山英文書店


■機場書店
1. Compass Books 第三航廈
2. PGC12 Aviator Books 國際航廈
3. PGC13 Pacific Gateway News & Gift 國際航廈

■校園書店
1.Books Inc.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校區  1760 Fourth Street
2.Books Inc. 斯坦福大學校區  855 El Camino Real #74

■碼頭書店
Bay Crossings  Ferry Building#1, Ferry Plaza, Store #22

中文出版業的歷史時刻

2012年8月1日開始

明鏡雜誌集團刊物進入舊金山國際機場

斯坦福大學、伯克利大學、碼頭英文書店


《明鏡月刊》、《外參月刊》
《內幕月刊》、《大事件》雙月刊

中國政界、商界、學界富足精英的秘密讀物

送給中國親友最珍貴的禮物

明鏡雜誌集團電話:516-543-0369

www.mirrormediagroup.com

mags@mirrormediagroup.com


破牆而入 全套《新史記》電子版上架


破牆而入

中國的事,中國人有權知道
中國局勢,中國人應當掌握
當書刊變成電子版,沒有海關攔得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擺脫舊束縛,閱讀《新史記》

全套《新史記》雜誌電子版,均可下載至蘋果iOSAndroid的智慧型手機、平版電腦、個人電腦、電子書閱讀器上閱讀。不需出門,也能細細品味《新史記》。


新史記雜誌社專頁:http://www.pubu.com.tw/store/75187


各期電子版下載位址:
《新史記》第1
《新史記》第2
《新史記》第3
《新史記》第4
《新史記》第5
《新史記》第6
《新史記》第7
《新史記》第8



《新史記》長期訂閱

每期零售價:25美元、68 元、350台幣。
長期訂閱享優惠:
18期, 優惠價台幣3150 (平均每期175)
12期, 優惠價台幣2520 (平均每期210)
6期, 優惠價台幣1470 (平均每期245)
3期, 優惠價台幣840 (平均每期280)




接受台幣、美金、人民幣線上付款
viBook電子書城:http://www.vibook.com.tw/


中國的“大躍進”結束了嗎?


《新史記》記者 高伐林


英國作家、《餓鬼:毛時 代大饑荒揭秘》與《天安之城:北京的帝國渴望和現代惡夢》的作者賈斯帕·貝克,從英國飛到華盛頓,參加兩天“緬懷中國大饑荒50週年國際研討會”,會後他 立即前來新澤西看望其中譯者、在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系工作的姜和平。第二天一早他就取道華盛頓回英國。

辛苦奔波的間隙,他與姜和平接受了《新史記》記者的專訪。




賈斯帕·貝克手持《天安之城》英文版。(姜和平提供)

貝克曾在北京居住多年,對中國情有獨鍾。他曾擔任《南華早報》駐北京記者站主任、英國《獨立報》駐北京記者,並為《衛報》、英國廣播公司(BBC)等撰寫過多篇關於中國的報導。他的兩本著作《餓鬼》和《天安之城》中文版,都由香港明鏡出版社出版。

說起來有趣:一個住在中國的英國人用英文寫了關於中國的書,一個住在美國的中國人將之翻譯成中文。

中國人通常說“三年自然災害”,但學者們多年研究,指出中國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實際上從1958年就已經開始,到1962年才恢復過來,前後持續五年;而且主要並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出版於1996年的《餓鬼》,並不是敘述這一大饑荒的第一本書,此前旅美學者丁抒的《人禍》已經不脛而走,貝克的著作卻是用英文向世界介紹中國這一慘烈悲劇的第一本書。
一個英國人,爲什麽會要投入大量精力心血寫這麽一部著作?貝克告訴《新史記》記者:我覺得中國的大饑荒是被人們忽視和錯誤理解的一場災難。他回憶自己剛到中國的時候,所有人控訴的都是“文化大革命”,貝克十分不解:大饑荒不是要慘烈得多嗎?不更應該公佈真相嗎?

貝 克寫這本書,本意是為外國人寫的。但後來,貝克希望這本書能被最重要的讀者群──中國人民看到。“身在中國的大多數人並不知曉過去發生了什麽,或為什麽會 發生。”外國人不瞭解中國大饑荒,是因爲無知;而中國人不瞭解大饑荒,是因爲封鎖。所以他認爲,人們需要有一個機會,對中共及其決策者多問一些為什麽以瞭 解浩劫的真相——“這比外國人怎麽想、怎麽做,要重要得多”。

貝克說:“自從十幾年前寫了《餓鬼》這本書,由姜和平翻譯成中文出版之後,我驚喜地發現,好多中國人讀過了,更高興的是,越來越多的人也投入對這段歷史的回憶、寫作和研究,許多普通人寫出了自己和家人慘痛的親身經歷。”

“人禍”:共識中也有爭論

2 月中旬,爲期兩天的“見證與紀念: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大饑荒國際研討會”在華盛頓舉行。已从北京舉家遷回英國定居的賈斯帕·貝克,與來自北京的原新華社 高級記者、《墓碑》一書作者楊繼繩,來自香港的《毛澤東的大饑荒》一書作者馮客(Frank Dikotter)等人,在會上先後發言。

貝克告訴《新史記》記者,這次研討會上,對於這場大饑荒是“人禍”基本上已達成共識,但是對“人禍”的理解,仍然有很大爭論。有人強調,發動“大躍進”的毛澤東,應該對大饑荒承擔主要罪責;另有一種意見則認爲,主要應該歸咎於制度。

貝克則認爲,這個制度不就是毛澤東創造的嗎?毛澤東雖然去世30多年,但他創造的中央集權制度卻基本上延續至今。若說不怪毛澤東,就像說殺害猶太人要怪納粹制度,不是希特勒的罪責一樣。

繼《餓鬼》之後,貝克第二本被譯成中文的書,就是《天安之城》。作者用無限緬懷和思緒綿長的筆調,娓娓而談北京城的歷史和文化遺產的由來,以及是如何遭到毀滅性破壞。

這 本書與前一本書的題材,在貝克眼裏,竟然被一個中國人耳熟能詳的詞而聯繫在一起,這個詞,就是“大躍進”。半個世紀之前的“大躍進”造成中國生産力的極大 破壞,而這次對北京進行的超大規模的重建,貝克看到了又一個可怕的“大躍進”,對北京這座無與倫比的歷史名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摧毀。
獨特北京風貌毀滅的速度,超乎他的想像,也超乎他書寫的進度。他邊寫作就得邊修改,所以此書耗時5年才完成。

貝克在《餓鬼》中文版中提到,中國應該為大饑荒死難者建立一座紀念碑。姜和平說,實際上他這本書已經給死難者建立了一座紀念碑;而《天安之城》,又為毀滅中的老北京建立了一座紀念碑。

專訪全文,刊載在《新史記》第8期。
 

----------------------------------

新史記雜誌社專頁:http://www.pubu.com.tw/store/75187
各期電子版下載位址:
《新史記》第1
《新史記》第2
《新史記》第3
《新史記》第4
《新史記》第5
《新史記》第6
《新史記》第7
《新史記》第8

《新史記》長期訂閱
每期零售價:25美元、68 元、350台幣。

訂閱半年3期八折,原價1050元,優惠價NT$ 840元(平均每期280元)
訂閱一年6期七折,原價2100元,優惠價NT$ 1470元(平均每期245元)
訂閱兩年12期六折,原價4200元,優惠價NT$ 2520元(平均每期210元)
訂閱三年18期五折,原價6300元,優惠價NT$ 3150元 (平均每期175元)







獨家:十八大人選分歧,北戴河會議推遲


明鏡新聞網特約記者 金燕子


最近幾天,中西媒體紛紛報道中共正在召開北戴河會議。但據明鏡新聞網了解,原定7月25日召開的北戴河會議,將延遲到8月第一周的周末開始。

北京知情人士對明鏡說,有關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委員的人數、人選,尚未最後確定,甚至可以說出現了重大分歧。

明鏡新聞網較早前即披露, 今年 北戴河會議推遲到8月第一周周末開始召開,大約在當月25日左右結束。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是中共元老鄧小平去世之後,最詭異的一次秘密會議,雖然在會上不會放開討論正軟禁中的前重慶巿委書記薄熙來,但薄熙來的陰影將籠罩這個漫長的暑期會議。

當然,與會者最迫切關心的是:中共十八大人事定盤,包括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政治局、中央軍委、中紀委人員名單,以及隨之變化的中央部委、各省、直轄巿和自治區、中央軍委及大軍區,以及明年三月的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領導成員名單,涉及的不只是與會者本人,還包括他們的後台、他們的親信。

北京知情人士說:外界主要關心政治局常委班子(人數與人選均未有定論),其實中共十八大牽扯了上千個權位的變化,利益調整規模之大,幕後的交易之頻繁之複雜可以想見。

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現任總書記胡錦濤,無疑是兩個最大的莊家。兩個著力點主要是政治局、中央軍委、四大直轄巿和東北、西北和華南三大區的人事安排。

北京知情人士認為,從總體上講,胡錦濤的團系人馬人數超過江澤民的嫡系,但是關鍵性的位子仍由江澤民人馬掌控,尤其在政治局和中央軍委中。「十六大、十七大,胡錦濤人馬在地方,冮澤民人馬在中央,過了十年,胡錦濤人馬還在包圍中央,沒有實質性變化。」

江澤民最近幾個月動作比胡錦濤還要多,甚至主張平反六四、推動政改。「他的野心比誰都大,他不止是當慈禧太后,他要當民主中國的締造者。」觀察者說。

有意思的是,最近兩個團派人物的提升,是王儲習近平積極推動、最後拍板的。一是北京巿委書記之位,王岐山、薄熙來、胡春華、令計劃都曾是人選,各派爭執不下,所以劉淇一直超齡任職,最後郭金龍以大齡執位,是習近平促成的;另一個是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的調升,栗是團派出身,但提名者卻是習近平。原因何在?下期《明鏡月刊》提供了答案。

《明鏡》月刊 第30期

http://www.pubu.com.tw/periodical/13250?apKey=fedd22f528

何頻:世界未來是可以確定的



《明鏡月刊》何頻


2011年我的一個遺憾,是臨時取消了去希臘的旅行計劃。希臘是我心儀甚久的地方,還有一個很現實的理由,就是想實地看看處在經濟危機之中,被描述得那麼悲慘的希臘,到底真實狀況如何。

過去幾年,每天看到的都是經濟衰退的消息,我走了歐洲、美洲和亞洲不少城市,這些地方大部分都是民主國家。在這些城市中,我確實親眼目睹了經濟衰退的明顯表徵。例如,我在柏林看到大廚和侍者都在街上聊大天,而餐館裡卻空無一人;在泰國旅遊勝地的酒店,遊客稀少。我到過美國的很多商業區、旅遊區、大商店,像房地產一度下降了70%的拉斯維加斯和佛罗里達多個城市,也遠遠不像以前那麼熱鬧了,變得有些冷清。在餐館、商店,你可以聽到老板感嘆生意大不如從前。我看到了遊行示威,像“佔領華爾街”運動——即使紐約上州一個小城賓漢姆頓,也有人在市中心佔領了一塊空地盤,表達他們的訴求……

媒體的本質是片面的,受眾需要判斷力

沒有到過某些城市的人,與生活在這些城市,受到經濟危機衝擊的人的抱怨,有很大區別;而這些人的抱怨,與整個國家基本的、真實的情況,與這個國家多數民眾的生活境遇,有很大差距。媒體報導的令人沮喪的負面新聞如此之多,以致我的一些中國朋友跟我聊天時,都帶有很特別的關切心情問我生活得怎麽樣。前一段時間還得知這麽一件事:耶魯大學很優秀的教授陳志武,他八十多歲在農村的老母親對他的侄子說,你叔叔在美國,遇到這麼大的危機,你要幫一幫叔叔——老人家經常看中央電視台,她以為兒子在美國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美國經濟衰退的消息,在中國農村都傳得這麼廣!

美國的經濟情況真的那麼糟糕嗎?美國和歐洲的社會真的那麼不安寧嗎?
整體來講,不能說媒體誇大了危機。但是我做過多年媒體,有這樣的深刻體會:經過媒體折射的情况,與真實的情况,常常判然有別;媒體凸顯的個案,與全面的情况,常常截然不同——不然人們爲什麽要說“百聞不如一見”,又譏諷“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呢!

人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進入“全媒體時代”——所有的民眾都生活在媒體中間,而所有的自由媒體,按照媒體的規律,都必然更多地“報憂不報喜”,更多地傳遞糟糕的消息、極端的消息,使人們對壞事情有足夠的認識和應對之法,這與在中國由中宣部控制媒體完全相反。在自由世界,所有的公共資訊,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扼制、能够使之消聲,或者做一番“平衡”。如果不是生活在媒體所描述的地方,而是在另外的地方,只能通過媒體瞭解所報導的地方,尤其是媒體受到控制的地方,就很可能會被媒體所報道的局部和極端的現象、片面之詞所誤導。

我曾經說過,媒體的本質是片面的,受眾需要有判斷力。明鏡媒體曾經刊出這麼一句廣告詞:提升中國人的判斷力。而這個判斷力的提升,前提是資訊流通是自由的,人們有獨立思考的環境。




美國貧富差距也大,為何相安無事

我感受的實際情况怎麼樣呢?
我在泰國政治危機、社會動亂的時候去過那裡,去那兒之前,我讀到媒體繪聲繪色的渲染,去後我才發現,大多言過其實。泰國社會其實相當穩定安寧,就算遊行集會甚至發生暴力對抗,但都只在很小的局部範圍之內,並沒有引起全國性的動蕩不安,更沒有出現全民性仇富、仇官的心態。泰國存在的問題,是仍有既得利益集團在阻礙民主制度的優化。

美國我更暸解一些,或許更能說清問題。來看看美國的失業率,最高達到10%。這確實比較高。然而,所有的失業者都可以得到基本但又是周全的社會保障。期望值如果不是定在過奢華生活上,而只是定在溫飽或高於溫飽,是沒有問題,失業金可以拿一年,可以免費接受各種技能培訓。何况美國許多城市,政府設有“免費午餐”、免費居所,還有許多民間社團在致力於提供幫助。美國現在有八分之一的家庭領取政府發的糧食券,與其說是窮人多,不如說是社會保障面寬!在美國,富人是安全的,窮人是受保障的,老人、小孩、病人更是處處被優待、被保護,在美國,一般老人受到的生活、醫療保障,不會比中國退休幹部差。美國貧富差距很大,但貧富對立程度很彽,因為富不是靠和貪官勾結而富,貧並不是受欺榨而貧,富者有法律保護,貧者有社會保障。

所以,就算是高達10%的失業率,社會並不會產生不可承受的衝擊和震蕩,更不會搖撼美國政治制度。

那麽,不是有“佔領華爾街”嗎?是的。然而,請別誤解:“佔領華爾街”是社會活動人士表達良知而發出聲音、爭取公平的抗議運動,並不是饑寒交迫、受盡欺榨的底層人士的革命運動。考察“佔領華爾街”的積極參加者,大部分並非真正的失業者,失業者並沒有湧向街頭,前面說了,是因為他們能夠得到補償和保障,美國的健康保險確實相當昂貴,但是對於低收入者、無收入者,失業者,醫療還並沒有構成難以承受的負擔,飲食、住房,也都不構成很大的負擔。和收入相比,美國的物價真是很低很低。

“佔領華爾街”的積極參加者並不是滿腔仇恨地揭竿而起,暴力反抗,要掀翻華爾街。這個運動,是要動員民衆對美國的弊病、對華爾街部分高管的貪婪進行思考,呼籲政府採取更有效的監管措施。活動是平和、輕鬆地進行的,甚至帶有某種娛樂、遊戲的喜氣洋洋。參加者很多時候在愉快地聊天,包括和警察,對媒體或者路人友好地講解自己的訴求。

我曾經開車路過,按按喇叭表示支持,他們揮揮手表示心領。這裡很少有暴力對峙、沒有暴力衝突,只是,有時需要打掃清潔,有時附近鄰居對噪音提出抱怨,稱他們違反了某個法條,於是法庭下個命令要求其離開或者限期改正;沒有維穩隊伍,更沒有看到區長、市長、州長,動不動用特務手段來百般壓制或陰謀利誘。(《明鏡月刊》第24期)


《明鏡》月刊 第30期


http://www.pubu.com.tw/periodical/13250?apKey=fedd22f528

神州大地处处都是水 北京今新一轮强降雨

今年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图为永川县。
今年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图为永川县。
REUTERS/China Daily
 

法广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踏入7月,神州大地就有如英国诗人柯尔律治名作《老水手的摇曲》所言:「水呀,水呀,处处都是水,却休想喝它一口。」首都北京遭到 61年一遇的暴雨来犯,全城都是“中南海”;长江上游又遇上31年以来最大洪水,有山城之称的重庆几乎成为水都,历史古镇白沙镇一半遭水淹没,街头能行 船,长江三峡大坝遇上中共建政以来最大洪峰;连一向都是得天独厚的香港,亦遭强烈台风「韦森特」侵袭,13年来首次悬挂最强烈的10号台风警报,部分地区水浸灾情严重,农户损失惨重;「韦森特」最后在广东台山登陆时,又为珠三角带来严重灾情。

根据中国民政部网页消息,7月20日至23日下午,全国22省区水灾致111人死亡、47人失踪,5.4万间房屋倒塌,920万人受灾,损失尚难计数。

北京的灾情,因可能出现另一轮暴雨而恶化。据新华网报道,25日午后,北京全市可能迎来新一轮强降雨,最大降水出现在东部地区,可能达到中到大雨, 不排除个别区域出现暴雨。从25日午后到26日白天,全市将发生一次明显降雨过程,因为前期大暴雨影响,专家表示此番降雨可能会引发局部地区地质灾害。
民政部消息称,甚至连雨水一向稀少的西北省份,亦出现涝灾。据甘肃民政厅24日报告,自7月20日以来的洪涝灾害造成兰州、金昌、白银、天水、临夏 等10市、24个县39.3万人受灾,1人死亡,2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4亿元。另据了解,敦煌鸣沙山在23日更出现一天降雨量达20毫米的纪录。

另据广东省民政厅报告,截至7月24日19时,台风「韦森特」已造成梅州、揭阳、茂名等12市34县64万人受灾,3人死亡,6人失踪,10.62 万人紧急转移安置,倒塌房屋649间,300余间房屋不同程度受损,农作物受灾面积17.4千公顷,其中绝收800余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
新华网报道,24日,重庆长江干流遭遇31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过境洪峰,重庆市已发布江河防洪一级预警,相关江段已实施全面禁航。在洪灾中,重庆各地不少城镇进水受淹,群众生产生活受到影响。

报道指,本轮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截至23日,重庆江津区沿长江的朱扬、羊石、石门、白沙等10个镇已出现街道进 水,居民房屋、市政设施、水利设施、农作物等不同程度损毁。著名历史古镇白沙镇在此次洪水中受灾尤为严重,该镇大半城镇被江水淹没。

中国网民持续质疑北京暴雨死亡人数


北京淹水
北京暴雨成灾,网民质疑损失和实际的受灾情况。


中国气象部门发出警告称北京地区周三(7月25日)仍面临恶劣天气,提醒居民预防。
北京前几天经历了60多年来最严重的暴雨,不但许多街道被淹没,更造成了至少37个人死亡。
BBC驻北京记者马腾从北京发回报道说,有网友在微博上质疑官方的说法,指责官方试图掩盖事实。

一名网友在微博上说,政府可以算出来有多少牲口因为这场暴雨而死,却算不来到底有多少人失去了性命。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星期二(24日)召开发布会。
针对民众对伤亡数字的质疑,新闻办主任王惠称,经过SARS的考验,北京市政府深深懂得透明的道理,相信在死伤数字上绝不会有隐瞒,之所以现在有更新的滞后,是因为有些遗体还需要辨认。
马腾在报道中说,自从微博在3年前面世以来,已经迅速成为中国网民表达意见的平台。

微博上许多贴文挑战政府的说法,而上个月中国的一家官方报社看出评论文章,称政府现在出现诚信危机,而微博正在腐蚀人民对政府的信任。
周三,北京市长郭金龙宣布辞职,由副市长王安顺代理。
马腾在报道中称,郭金龙的辞职似乎是例常性质的政府改组,与这次的暴雨成灾没有关系。

但是郭金龙和同时辞职的另外一位副市长吉林的名字现在都成了微博的“敏感词”,似乎官方想要阻止网民的评论声浪。

BBC

英媒:三沙市命名加剧南中国海争端


三沙
海南三沙市星期二(24日)在永兴岛举行成立大会。


《泰晤士报》周三(25日)刊登文章说,中国最新成立的三沙市有可能是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的催化剂。
文章说,海南三沙市星期二(24日)在永兴岛举行成立大会。这一消息也使得与中国在该地区有领土争端的周边国家感到恐惧。
本来,在最近几周中国和其邻国在南中国海为题上紧张关系持续加剧。中国最新的举动则更进一步显示中国在这一问题上态度的强硬。
越南和菲律宾表示中国的举动与它一贯声称的“和平崛起”似乎越走越远。
与此同时,中国最近在北京向国际媒体展示了它最新的武装直升机以及其他先进武器等。

军事分析人士担心,三沙市的成立有可能使目前的口头争端转化成真正的武力冲突。
据国际危机组织所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就南中国海领土争端达成解决方案的前景似乎越来越渺茫。
三沙替代三亚成为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也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小、管辖总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地级市。
在中国宣布三沙市成立之后,菲律宾立即作出反应。菲律宾说它不承认三沙市,菲律宾外交部周二还传召了中国大使,就中国设三沙市提出强烈抗议。

《国际先驱论坛报》的相关文章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对此形容说,“如果某人进入你家的院子,并告诉你这是他的,你会允许他这样做吗?”
阿基诺还表示,谁都不愿意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送出去。
这也使解决南中国海领土的努力陷入僵局。
除中国外,还有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汶莱和台湾都声称对这一带的部分岛屿拥有主权。
南中国海地区藏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在目前对能源需求紧张的大背景下,就更显得这一地区的重要性。

BBC

北京正副市长辞职是虚晃一枪?

北京暴雨成灾之际,市长郭金龙辞去市长职务,副市长吉林同样宣布辞职。郭金龙本月获选北京市委书记,吉林则履新北京政法委书记。外界认为,两人的辞职只是例行性的人事洗牌。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周三(7月25日)报道,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接受郭金龙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北京市副市长吉林也在同日辞职。据报道,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已任命王安顺为副市长、代理市长。报道并未提及辞职原因。
这项人事异动宣布的时间点敏感,北京暴雨已经导致37人死亡,公众对北京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产生质疑。但美国《华盛顿邮报》称,这应该只是例行性的人事洗牌。
事实上,北京市长郭金龙已于7月4日被任命为北京市委书记,他的辞职并不在意料之外。据中国官媒报道,同样宣布辞职的北京市副市长吉林早前履新北京政法委书记一职。



北京暴雨成灾,已造成37人死亡

虽然郭金龙的擢升似乎是在政治生涯中又往前迈进一步,但暴雨及其造成的损害将成为郭金龙和他的政坛导师兼盟友胡锦涛的形象污点。
本周三,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最新获得的摄像画面,暴雨洪涝周六侵袭房山,洪水冲刷街道,造成房屋、路面及桥梁损毁。据新华网报道,房山区区长祁红在周二告诉记者,房山正遭受巨大损失,灾情统计仍在持续。

暴雨造成的洪涝使北京市政府颜面尽失。曾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北京近年来投资数十亿美元将城市现代化,却忽略了排水系统的建设。媒体、分析家和普通网民 连日来不断批评政府的危机处理以及缺乏准备。据《南华早报》报道,为了安抚民众,郭金龙曾在周一晚间高调探视房山区,并下令地方官员实报死亡人数、及时公 开发布灾情。


北京因为暴雨交通瘫痪


北京气象局预计,豪雨可能在周三和周四再次来袭,并警告此次降雨可能引发山洪和泥石流。

来源:美联社 编译:张筠青
责编:石涛

德国之声

越南抗议中国在主权争议地区设警备区

A woman holds a placard supporting Vietnam in a protest demanding China to stay out of their waters following China's increased activities around the Spratly Islands and other disputed areas, in Hanoi, Vietnam on Sunday June 12, 2011. (AP Photo/Na Son Nguyen)


越南向中国外交部正式提交照会,抗议中国计划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地区建市,并设置警备区、派驻军队。

据越南官方通讯社周三(7月25日)报道,越南外交部 一名发言人指控北京违反国际法。他指出,中方应立即停止这一违法行为,保持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

上月21日,中国当局宣布,设置三沙市,统一管理南沙 (Spratlys, 斯普拉特利群岛)、西沙(Paracels,帕拉塞尔斯群岛)、中沙(Macclesfield 马科斯菲尔德沙州),及自然资源丰富的周围海域。上周日,中国国防部在其网页上通报,将在三沙市设立警备区。

三沙目前有居民1100人。1974,中越之间曾因西沙群岛主权争议发生流血冲突。北京声称,对几乎全部南中国海拥有主权。东盟成员国中的越南、菲律宾、文莱和菲律宾也提出部分主权要求。

上周,东盟各国在峰会上承诺在主权争议问题上持克制态度。中国事实上对整个南中国海提出主权要求使多个东盟成员国感到受威胁。

德国之声

北戴河會議正在開?訪民前往都遭拘


有跡象顯示,備受外界關注的中共18大預備會議─「北戴河會議」可能已在避暑勝地北戴河開幕。近日一些訪民前往北戴河,都遭拘留訊問和遣返。

在北京遭逢60年來最大的暴雨後,中國民眾特別關注中共九名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行蹤。網友傳言,暴雨至今,九名常委無人就此災害發表談話,集體失蹤,可能是在北戴河開會。法國廣播公司(RFI)引述網友22日在新浪微博表示,「今天好像新聞聯播裡沒播『九皇』(即九常委)的情況,集體缺席」;上海的網友也說,「今天新聞聯播,九個小太陽集體缺席晚7點檔」。

「維權網」也報導,北戴河地區軍隊正處於一級備戰狀態,道路上密布著荷槍實彈的武警和公安,對車輛和遊客逐一盤查。知名學者吳稼祥發微博說:「從今日流竄到我耳邊的某些資訊看,中國政壇還有好戲看。」

「美國之音」也引述總部在美國的「中國民主黨」24日說,北戴河正在舉行中共18大預備會議。該黨發出的消息說,上海訪民王扣瑪、吳新隆等四人,「為躲避北京36度酷暑高溫」,21日來到北戴河,結果被那裡嚴陣以待的中央會議保安檢查哨攔截。

此前「紐約時報」發自北戴河的報導說,「北戴河會議」將「非正式」進行,並延續到8月。

由於包括中共中央九常委及所有政治局委員、省部級高官、軍隊高級將領、大型國企「一哥」等多達400多名中共高級幹部23日曾齊聚北京,參加在中共中央黨校舉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分析人士指出,中共興師動眾把最高級幹部召集到北京,目的顯然不只在「專題研討班」,預料可能利用此一機會,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推薦中共18大政治局委員新提名人選,投票結果供接下來的北戴河會議參考。

而2007年6月25日,也是在同一個會議上,與會的400多名高級幹部領取了一張「可新提名為17屆中央政治局組成人員預備人選的民主推薦票」,投票推薦政治局新貴人選。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就是因為在投票中成為「票王」,才在17大被確立為接班人的。

世界新聞網要聞組綜合24日電


徐向前關鍵時刻說關鍵話: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


《新史記》程光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總後勤部長邱會作的兒子程光所著《歷史的回顧:邱會作與兒子談革命經歷和若干歷史問題》(香港北星出版社出版),用父子對話的方式叙述了許多他親歷的重要歷史事件和接觸的歷史人物。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經作者程光授權,《新史記》選載該書第五章“紅軍兩大主力分裂”。小標題為本刊編輯所加。

邱會作(1914—2002),江西興國人。1928年參加革命,1929年參加紅軍。參加了中央蘇區一至五次反“圍剿”和二萬五千里長征。中共建國後,他 於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總後勤部部長等職務。1971年“九一三”事件之後,邱會作被打成“林彪反黨集 團”成員被拘押,被開除黨籍、撤銷職務,1980年“兩案”審判,他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後保外就醫。2002年逝世。
對話者“子”係指程光,“父”為邱會作。



“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

子:這是你這裏的情況,其他地方沒有發生阻攔嗎?雙方這麼大的分歧,這麼多人行動,少不了發生摩擦。
父:後來聽說,那天凌晨我們過水磨房之前,徐向前、陳昌浩就發現中央縱隊有行動,單獨北上了。四方面軍有人曾主張用武力攔阻,徐向前說,“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在關鍵時刻,徐向前說了關鍵的話,是他重大的功績,被載入了史冊! 
離 開了紅軍大學,毛主席一路與葉劍英步行,邊走邊說向前趕中央縱隊本部。以我觀察,毛主席是既沈痛又慶幸。沈痛的是,經過千辛萬苦,付出了重大代價,實現了 紅軍會合,但還沒有發揮作用就分裂了。慶幸的是,這次沒有造成流血。毛主席原來從不當眾公開說張國燾什麼,此時他說了,他說建黨之初就認識張國燾。張貌似 虛心,實際很霸道。四方面軍農民思想濃厚,這在自己家鄉打土豪分田地可以,對更大的鬥爭就有局限性。




子:在當時的情況下,你們這麼少的人在大部隊後面走,不怕有人追上來?
父:我們向東北方向走了大約二十多裏路,突然發現一支百餘人的部隊尾隨而來,像是有什麼行動,我們帶的警衛人數少,我很擔心。
毛 主席看了看說,別管他,我們走我們的。但那支部隊跟著不放,喊話一問,是紅四方面軍軍事法院的。毛主席就地坐下來休息,要我去請他們領頭的人過來。我稍微 靠近,他們立即子彈上膛,準備戰鬥。我向法院院長(名字遺忘了,是個雙腿殘疾的人)說明來意之後,他命令部隊保持戰鬥姿態,自己坐在一乘轎子上,在四個持 槍戰士保護之下過來了。
毛主席和藹地問他,院長板著面孔說,紅四方面軍法院在兩軍匯合後劃歸中央縱隊指揮,他們是按昨天下午的通知跟過來,現在不知如何是好了。不走是違命,怕被消滅;走,也不行,他們不願意離開四方面軍。
毛主席說,我們北上抗日,張總政委不願去,那你們就回他那兒去吧。
院長聽到很吃驚,遲疑了一會兒,問毛主席有什麼話要對張主席(張國燾)說?
毛主席說,四方面軍的人誰想回去就回去。你告訴大家,北上抗日是中央的決定,是正確的。你們將來還是會北上的。我們先走一步,等待你們來。

子:毛澤東的這句預言後來實現了。
父:一年後紅四方軍第二次和中央會合了。巧的是,我在陝北保安縣吳旗鎮又看到了那位法院院長,我迎接了他們並且佈置宿營和發糧食。那個院長於抗日戰爭中在山東犧牲了。


毛澤東就提了彭德懷、林彪

中 央縱隊經過兩天的行程到了俄蓋。先行到這裏的紅一軍團領導林彪、聶榮臻走出了十幾里來迎接我們。他們以迎接“凱旋英雄”的樣子迎接黨中央的到來,舉行了歡 迎大會,會後搞了聯歡和會餐。林彪請中央領導和機關人員一起席地會餐。吃的青稞面做的餅子和少量肉同野菜煮的湯菜,非常熱鬧。
毛主席在大會 上講了話,公開批評了張國燾。他還說,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全民抗戰才是出路,我們黨的抗日主張會得到全國人民的擁護。我們離開中央蘇區快一年了, 深感沒有根據地的痛苦,我們可以北上建立新根據地。我們還有革命的“本錢”,北上的部隊有百戰百勝的紅一軍團和三軍團,有優秀的軍事家彭德懷、林彪同志, 我們一定能夠取得勝利。

子:毛澤東別人沒提,就是提了彭德懷、林彪?
父:是的,是高度讚揚呀。

子:這次紅軍分裂中幫助毛澤東度過難關,彭德懷、林彪、葉劍英的作用大了。他們在新中國建立後,相繼成為了最初的三位國防部長,是為毛澤東直接指揮人民解放軍的人。
父: 我想毛主席一直記得他們這一功勞。1969年開“九大”了,毛主席在大組召集人的會上講到這段歷史,讚揚了彭德懷和葉劍英。儘管彭德懷早被打倒了,葉劍英 靠邊站了,他還是強調了他們的功勞。毛主席還引宋太宗的話說葉劍英是“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如果葉劍英不及時把張國燾的‘密電’送來,我 們都成了俘虜了。”毛主席在冷落其他“二月逆流”的老帥時,還是安排葉劍英當了政治局委員。

子:1935年9月12日,中央在俄蓋召開了政治局會議,通過了《關於張國燾同志的錯誤決定》。這在史料上是公開的,對張國燾進行了嚴厲譴責。
父:那只是嘴上說說他了,我們已經沒有力量和他鬥了。
北 上的中央機關和紅軍作戰部隊加在一起只有四千多人了,合編為“陝甘支隊”,司令員彭德懷、政委毛澤東、副司令員林彪、參謀長葉劍英、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紅 一軍團部隊編為一縱隊,林彪兼司令,轄二個師,一師師長劉亞樓、二師師長陳光。紅三軍團部隊編為二縱隊,彭雪楓為司令員,因為兵少,下面就沒有師了。中央 和軍委機關編在一起,又叫三縱隊,司令員葉劍英,我在葉司令員領導下管理三縱隊行政生活。葉劍英是客家人,在瑞金我們就認識,長征中他對我熟悉了,以後我 們關係一直密切。
中央率陝甘支隊向北繼續前進,行前開了動員大會,由周恩來講話。周恩來1931年進入中央蘇區後任中革軍委副主席、紅軍總 政治委員,曾是中央最高權力“三人團”之一。長征過了雪山後周恩來病了,睡在擔架上不能視事,到了俄蓋才好些。這時黨內發生了重大分裂,他在大會上講話, 體現了中央北上的決心。
周恩來主要是講了北上抗日,並且批判了張國燾。當時,毛澤東的地位遠不如今天人們在歷史教科書上說的那麼高,周恩來作為中央的主要領導人,能這樣反對張國燾,是對毛澤東最有力的支持。(《新史記》第7期)

 

----------------------------------

《新史記》從第7期開始和多個電子書刊公司合作,推出電子版,接受全球各地訂閱者,以下是其中一家電子書刊公司製作的《新史記》訂閱網址:

新史記第8期
http://www.pubu.com.tw/periodical/12368?apKey

長期訂閱:

http://www.pubu.com.tw/magazine/158?apKey=fedd22f528



訂閱半年3期八折,原價1050元,優惠價NT$ 840元(平均每期280元)
訂閱一年6期七折,原價2100元,優惠價NT$ 1470元(平均每期245元)
訂閱兩年12期六折,原價4200元,優惠價NT$ 2520元(平均每期210元)
訂閱三年18期五折,原價6300元,優惠價NT$ 3150元 (平均每期175元)







林希翎的悲剧究竟是什么?


《明鏡月刊》张方晦



2007年7月下旬某日,我家电话铃响。
陌生的女声。“请问,是张方晦先生吗?”
我答:“我是。”
“你好,张先生。”对方说:“我是林希翎。知道我吗?”

大名鼎鼎的林希翎,是“反右运动”初期被打成“右派份子”的北京女大学生,当时作为“反面典型”被大事宣传而名噪一时。几十年后,她是当局指定“不予改正”的几名右派份子之一,又是特例。
我很意外。我笑笑说:“怎么会不知道你!”又说:“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中国知识分子没有不知道你的。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她说:“听著。我从法国来美国开会。纪念‘反右’的。好多团体邀请我演讲。我现在在华盛顿朋友家里。我读了你送给他的大作长篇小说《这五十年》,很感动,很佩服。你写得太深刻了。我想跟你见见面。”
我思忖片刻。“好啊。怎么见?”
“过几天我会去纽约。我到纽约后再给你电话。”

“你来这里见我吧”

几天后,她来电话:“我住在宣树铮先生家。知道他吗?”
我说知道,但不相识。
“没关系的。你来这里见我吧。”

当晚,我给宣先生打电话。他时任纽约大型文艺月刊《彼岸》总编,是纽约华文界名人。宣先生很热情。令人宽慰的是:他知道我,这省却了自我介绍的口舌。他欢迎我去他家,并详告住址及公交路线,还代林希翎与我商定了时间:8月4日上午11点钟。
我蛰居年久,路径不熟,由妻子导引伴同。从地处Brooklyn区西南端Bay Ridge的我家,到Queens区东北隅Flushing的宣府,我俩在地铁中花去95分钟,再转乘巴士,于10点50分到达公寓大楼门厅。等到11点差两分,上楼按铃。

宣夫人开门,宣先生迎出。这是一套三卧室单元。进入客厅,分宾主坐定。我早些时候知悉,宣先生原任苏州大学中文系主任,移民来美多年。
宣先生的女公子奉上茶水。刚会走路的宣家小孙儿摇摇晃晃绕桌而行。小小的人儿会用遥控器开启电视,开开关关,向我们示范。
但是,不见林希翎。
“林希翎女士呢?”我问。
宣先生尴尬地一笑,语音低了下去。“她……好像……还没起床……一直没有动静……”宣夫人见我面有惊讶之色,就试探地对丈夫说,“是不是……去叫一下?”
宣先生似未反对。她就走去一个紧闭着的门前,轻敲几下,轻声唤道:“林……林……你的客人到了。”
我没有听清楚她如何称呼林希翎。我也没有听到房间里面有无回答。

我 与妻子跟宣先生交谈。他非常诚恳,非常坦率。他说,《彼岸》杂志目前生存困难。由于销路不好,财务就紧;发不出稿费,约稿便难。我说,这是当今报纸和期刊 普遍面临的窘境。我读过几期《彼岸》,觉得主办人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做到了内容丰富,雅俗共赏,印刷精美,图文并茂。我妻则询及家庭、工作诸多方面,宣先 生一一据实以答。接着我也三言两语概述自己在国内以及来美后的经历。我的心情好了起来。与宣先生初次见面,彼此就推诚倾谈,真有说不出的亲切和舒畅。宣先 生约我写稿,并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发不出稿费。也就是说,为《彼岸》写稿是义务劳动……”我说,“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当然也要吃饭,但如今不能指望靠 写文章吃饭。我一定写。”

一个大大的卷宗

约摸20来分钟之后, 林希翎卧室门开。林希翎昂首高视,面无表情,慢步走进客厅。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她的大头大脸,以及矮胖的身躯。她身穿一件只能用“巴黎时装”名之的色彩斑 斓的宽松大花长袖衬衫,差不多覆盖了整个身体。她虽然中气稍显不足,但容颜还算滋润。见我们都站立起来,她一摆手,“坐,坐。”
她并未端详 我这个她特地召来相见的素昧平生的访客。她好像没有观察和琢磨别人的兴趣和习惯。她先介绍主人:“宣树铮先生是当年北大最年幼的右派份子,戴帽子时只有 18岁……”宣先生笑笑,有一种受到褒扬的不好意思。于是我们自报年龄:林希翎72岁,宣先生67岁,我65岁。我开始称她林大姐。

我 问她对美国的印象。她说,她喜欢美国,感到这里基础好,气氛好,华人社团好,主要是可以“干点事”。而法国,则非用武之地。我问为什么她会作如是想,她便 说,她这辈子到处受到打压;中共打压她,台湾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打压她,法国也打压她。“……台湾不准出版我的书。在法国,大家都很冷漠,简直没有说得上话 的人……而在美国,我到处受到欢迎……”我想,她之“受欢迎”,恐怕是处在“反右运动50周年”的特定时刻、处在大会贵宾的特定位置。纪念活动过去之后 呢?但是,她似乎深信不疑,她有经久不衰的形象魅力和持续不断的名牌效应;在美国,她会重新成为一颗具有强大号召力的政治明星:“我不想回法国去。我要留 在美国。在这里,我可以有所作为。”我瞧著这位讲话略显气促的老太太,不禁觉得一个人陷于莫大盲目性的可悲。

过了一 会,她转身回到卧室,拿来一个大大的卷宗,打开并递给我看。里面杂乱无章地夹着大量发黄的剪报,杂志的散页以及锌版印刷的照片。她指着一幅自己穿着中国人 民解放军军装、戴着军帽(她16岁入伍当兵)、蓄着两条辫子的半身像,“你看,那时我多神气!多可爱!是吧?”她还相当自豪地告诉我们,她的初恋对象, “是胡耀邦的秘书!”——不消说,这段罗曼史未有理想结果。接着,她又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们,她当年被戴右派帽子后不久,又以“反革命罪”被判刑;某年,毛 泽东念及她,下令把她立即释放。“是毛泽东亲自下的命令!”而,后来,她申请去香港与早年赴台湾的老父团聚受阻,“是胡耀邦亲自下令批准我出境的!”而, 后来,(还未正式接班的)胡锦涛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问法国时,“他跟我握了手,说了话,祝福我生活得更好!”谈起这些,她脸上充满荣耀之色,竭力使我们明 白她是历任最高领袖一直萦绕于怀的非凡人物。随后,她找出许多著名人物所写的歌颂她的文章,我接过来一一细阅。在那些人的笔下,她简直已是一位堪与圣女贞 德、修女特蕾莎、缅甸民众领袖翁山素姬诸人并驾齐驱的伟大女性,集正义、激情、英勇、悲壮于一身;奋斗不懈,在苦难中升华,臻达了至高无上的境界……

“你交给我”“你不相信我?”

林 希翎谈到了拙作,我即取出带来赠她的一部《这五十年》上、中、下三册,当场题了字。她说了不少溢美之辞,同时以不经意的语气问及我的家庭情况。我回答说, 我家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住房局促,仅两个卧室,有一个20多岁读大学的儿子……于是,这方面的话题戛然而止。从言谈中我获知,宣先生与她亦非多年故 旧,并无深交夙谊。而我懂得,美国人以及久居美国的人,连家中电话号码都不轻易示人,一般接待外客都在办公室或饭店。如今宣先生接纳林希翎下榻于其私宅, 是何等难能可贵的亲切慷慨之举。说话间,我去厕所,林希翎起身要打电话,电话在厨房内,此时宣夫人正抱着孙子在厨房。林希翎走到厨房门口像座山似地站定, 朗声说道:“对不起!”宣夫人即刻携孙知趣退出。

回到客厅后,林希翎表示,张先生的大作可以去台湾或香港地区谋求再 版,还可以设法拍成电视剧和电影,一定引起热烈反响。我说,此事谈何容易,现在的阅读影视市场已经相当娱乐化,这个想法不合时宜了。她反驳说,“谁说的! 你没有路子!这样,你交给我,我替你进行。”我说:“谢谢。我想,不必麻烦你了……”她说,“不管怎样,谋事在人。你写个委托书,委托我帮你办理一切出 版、影视等事。”我连连说,“不必了,不必了。”她说,“你不相信我?”我说,“哪里!我怎么能不相信你?”实际上我明白这完全是一个空头承诺。至于承诺 背后是否另有意图,我当时倒是没有多想。她说,“那好。那你现在就写。”我说,“容我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好不好?”

12 点50分左右,我与妻子起立告辞。宣先生定于8月20日去中国大陆参加一项文化交流活动,要去旅行社取机票。(我明白,宣先生启程之后林希翎的下一站住处 尚未落实。)林希翎则说要外出会晤一个侄辈亲戚。于是辞别宣夫人走到街上。林希翎逡巡不前,忽说忘拿手机和电话号码本子,宣先生返身上楼帮她去拿。她瞧着 我们夫妇迟疑地说:“那么,这样……我请你们吃饭吧?”我妻即刻谢辞,但未回邀她共进午餐。公共汽车到站,我俩与她在互道“多保重!再联系!”声中挥手作 别。
此后,林希翎与我再无任何联系。

五光十色的肥皂泡

据 悉,她在纽约辗转飘泊勾留累月,实施着她的“留在美国”的计划。但是,一个没有强大靠山、不仅囊中窘涩且又年迈多病的妇人,凭借什么在纽约孤身硬撑,究竟 能撑多久,她显然没有想过。直到见报,她病危并付不出医院开支,被有关单位送回法国。2009年9月下旬,骤获她逝世于巴黎某医院的消息。

林希翎已经离开人世。旁人的毁誉已经无损无益于她。但是,也没有任何道德上的禁忌阻止人们对这个50年来名扬四海的人物作一番客观的探究。
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 从面对面的直观直感得出的结论是:那个卷宗。——整个卷宗里面的全部东西,就是林希翎这个人的全部。但那个卷宗只不过是一个大大的五光十色的肥皂泡而已。 因为内中白纸黑字,绝大部份是不实之词;从五十年前当局迫害打击她时所罗织的罪状,到历年来国内外无数人对她的赞美,没有多少内容与她这个人的客观真实相 符。那些不实之词为她构筑了一个虚幻的空中楼阁,她就始终通过云霓彩虹的辉映,认识、定位、欣赏着自己。
从将近两小时的谈话中我确信,她活 到古稀之年时的知识构成,好像未曾超越被戴右派帽子时的局限:20多岁的、大学在校学生的程度。在其后的漫长岁月里,她可能没有机会、更可能没有意愿好好 用功看书自学。不难察觉,她缺乏历史政治的基本常识。例如,她对国民党和台湾政治的看法,就仅止于五十年代一名解放军士兵所得的宣传灌输。我努力试图从她 的谈吐、举止、神情中撷取思想、修养与品性的光彩,但是我一无所获。我有理由相信,她的所谓“做事”、“干事业”、“有所作为”,很难跟不断哄闹事件制造 新闻区分清楚。因为我辨析不出她的理念信仰的核心以及明确的追求目标。如果说她的最终理想是中国结束专制政体、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那是笑话奇谈。因为那 个政体中最高领袖的无上威严与无比权势,正是她津津乐道的毕生荣光的来源。

我想,如果林希翎是一个普通的正常妇女, 她的境遇一定会好得多。但是,由于阴错阳差,以及“追星族”之类的胡乱哄捧,她竟成为一个国际名人,这使她自大、傲慢了到不通情理的地步;加上她的不识 人、不懂事;只有机警而没有智慧,只有虚荣而没有自尊,只有计谋而缺乏诚意,归结为出言和举措的连串失当,把很多跟她接触过、极有可能帮她一大把的人推得 远远的,最后甚至成为仇敌。这,使她的整个后半生一直跟寻常之辈皆能享有的人生之乐彻底绝缘,孤苦伶仃地在这个她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世界上过完她困顿的一 生。
但是,不管怎样,林希翎,我和我妻,愿你安息。
(2010年2月9日。纽约。)(《明镜月刊》)




左起:宣树铮、林希翎、张方晦。(张方晦提供)


2012年7月24日《明鏡郵報》

2012年7月24日《歷史日報》

陈破空: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2004年,笔者曾在一篇题为《中国经济: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的文章中写道“2004年7月10日,北京下了一场暴雨,两小时之内,这座巨大的中国首都,就陷入全面瘫痪:城区严重积水,交通中断,大量民众不得不涉深水步行;部分地区断电断线,地铁进水,地面塌陷,山体滑坡……这场暴雨,仅仅还是‘五年一遇’的中等暴雨,尚不是‘二十年一遇’或‘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2001年12月的一场大雪,北京全市也是一幅崩溃景象……”

时过八年,北京再次遭暴雨击垮,37人死亡、7人失踪(仅官方数字,民间不信),人困、车淹、路断,全城瘫痪,宛如汪洋泽国。

当局声称:遭遇61年未遇的最大暴雨。从2004年到2012年,八年间,北京建筑质量竟毫无改善?排水系统一如既往,一触即溃。而就在这八年间,北京市政建设继续突飞猛进,奥运场馆拔地而起,高楼大厦、高速公路、机场、地铁线,不断翻新,令人眩目。

但仍如笔者在2004年的那篇文章所写:究其根由,“当局大搞‘面子工程’‘首长工程’,无数工程,自有捞不尽的油水。腐败大军纷纷伸手,染指各项工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层层吃水。结果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按四川话说,是‘马屎皮面光,中间一包糠。’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看似一幅现代化模样的北京市,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豆腐渣工程。北京如此,整个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

八年过去了,笔者之言竟可以原封不动地用诸于今天!“北京露了馅,也就是整个中国露了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因为是“面子工程”,人们看不见的下水道,自然就可以敷衍了事;因为处处贪污,不见阳光的地下工程,更方便偷工减料。只有天庭震怒、天灾降临,深藏的人祸才得以曝光;巨大的豆腐渣首都,才得以原形毕露。

这就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这就是“黄金十年”!可以断言,只要政治制度一陈不变,再过8年、10年,北京依然将被暴雨或暴雪击垮,猝死得难看。

当局的对应手法,为未来人祸,再度埋下伏笔。针对今年这场“最大暴雨”,北京市委书记宣称:要把工作重心转到救灾、善后和维稳上来,“确保社会稳定,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

面对天灾人祸,没有自省,没有反思,没有道歉,没有问责,没有任何官员引咎辞职。却不忘“政治挂帅”,尤其不忘维持政权稳定。这与“突出政治”的毛泽东时代,相差有几?正是当局政权第一、急功近利的心态,使中国式人祸,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层出不穷。

暴雨当头,竟也冲击了中共政权稳定?原来,面对人祸大于天灾的不争事实,中共当局的乖张言行,遭到中国网友的强烈质疑、尖锐批评和猛烈谴责。

仅举其中一例,北京手机用户超过2500万,平时,当局无孔不入的向他们发送政治洗脑短信,如舆论导向、社会控制等;但面对如此天灾,当局竟没有发出任何预报或预警信息!

对此,政府气象局的回答是:“手机预警信息发送尚有技术障碍”。网友反问:平时密集发送的政府短信,怎么就没有“技术障碍”?

同样是这个政府,为十八大的“保卫工作”,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为民众的基本安危,却马虎玩忽得漏洞百出。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这个一党专制的政权,重心不在民众利益,而在当权者的既得利益;用心不在“为人民服务”,而在为人民币服务;专心不在民生民权,而在宫廷权术、争权夺利。

外表华丽的首都,是豆腐渣;整个现代化的中国,是豆腐渣;其实,那个腰缠万贯、不可一世的暴发户政权,怎又不是豆腐渣?否则,何以在暴雨之下喊“维稳”?还只是暴雨,还不是战争,这个成天对美国和周边国家发出战争叫嚣的“强悍”政权,当真面对战争,岂不灰飞烟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亚洲电台

陈光福陈光诚发声明反对官派律师为陈克贵“辩护”

陈光诚(右)陈克贵(左),刘卫国律师在推特上传贴的陈克贵的照片,图片已经其妻子刘芳确认无误。
陈光诚(右)陈克贵(左),刘卫国律师在推特上传贴的陈克贵的照片,图片已经其妻子刘芳确认无误。
网络照片 rfi制作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失明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在《参与网》发表声明,指他的儿子陈克贵的家属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人在美国纽约的陈光诚亦发表声明,对官方为陈可贵指定律师的做法表达不满,尤其是被指定的两名律师,同样来自当年被指定为陈光诚辩护的律师事务所。

陈光福在声明指出:「作为陈克贵的家属,我们坚决反对有关部门强行指定律师的做法,强烈要求宋奎远、王海军两位律师立即退出本案。否则本案程序从一开始,就没有公正可言。」

陈光福的声明指出,在陈光诚成功逃离山东东师古村之后,双堠镇镇长张健于4月27日凌晨带领20多人,在没有出具任何手续和所出示任何证件下,闯入他们的家里,对陈克贵和他母亲进行殴打,同时肆意破坏家中财物,陈克贵被迫防卫,在防卫过程中致使张健等人受伤,陈克贵当即打110报警并请求投案自首,后以故意杀人罪名被刑事拘留。

声明称:「我们正式委托了斯伟江、丁锡奎作为陈克贵的辩护律师,但两位律师要求会见时却被告知,沂南法律援助中心已经为陈克贵指定了宋奎远和王海军律师。这是于法无据的、也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陈光福在声明中进一步指出:「两位指定律师,分别来自山东同力兴国律师事务所和山东阳都律师事务所,而2006年有关政法机关通过沂南法律援助中心强行给陈光诚指定的律师,也恰恰来自这两个律所。两律师态度极恶劣,在法庭上完全没有维护陈光诚的权利,对控方和审判方的种种程序违法行为,予以毫不掩饰的配合。」

陈光福说,陈克贵案如法炮制,「违背陈克贵本人和家属的意愿,为其指定律师,使我们委托的律师无法为陈克贵提供法律帮助或辩护,这将对本案的公正性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我们有理由担心,拒绝我们家属委托的律师尽早介入司法程序,是为了掩盖案件真相,包括陈克贵有可能遭遇报复性执法和酷刑等情况」。

据在山东的刘卫国律师在推特twitter发表的消息说,陈光诚24日发表声明称,他不接受陈克贵案官方指定的律师。陈光诚的声明还说,他们家人为陈可贵聘请的多位律师均不能见到他,但当局声称已为陈克贵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他们分别是王海军和宋奎远律师。但陈光诚表示,到目前为止,两位律师没有给陈克贵做任何法律上的服务。

陈光诚说,2006年当局也为他强行指派了两位援助律师,他们在法庭上对控方所有指控只会说「没有异议」。因此,他担心,这次当局的做法是故剧重演,其真正的目的是阻止他们自己的律师参与,便于黑箱操作。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神州大地处处都是水 北京今新一轮强降雨

今年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图为永川县。
今年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图为永川县。
REUTERS/China Daily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踏入7月,神州大地就有如英国诗人柯尔律治名作《老水手的摇曲》所言:「水呀,水呀,处处都是水,却休想喝它一口。」首都北京遭到61年一遇的暴雨来犯,全城都是“中南海”;长江上游又遇上31年以来最大洪水,有山城之称的重庆几乎成为水都,历史古镇白沙镇一半遭水淹没,街头能行船,长江三峡大坝遇上中共建政以来最大洪峰;连一向都是得天独厚的香港,亦遭强烈台风「韦森特」侵袭,13年来首次悬挂最强烈的10号台风警报,部分地区水浸灾情严重,农户损失惨重;「韦森特」最后在广东台山登陆时,又为珠三角带来严重灾情。

根据中国民政部网页消息,7月20日至23日下午,全国22省区水灾致111人死亡、47人失踪,5.4万间房屋倒塌,920万人受灾,损失尚难计数。

北京的灾情,因可能出现另一轮暴雨而恶化。据新华网报道,25日午后,北京全市可能迎来新一轮强降雨,最大降水出现在东部地区,可能达到中到大雨,不排除个别区域出现暴雨。从25日午后到26日白天,全市将发生一次明显降雨过程,因为前期大暴雨影响,专家表示此番降雨可能会引发局部地区地质灾害。

民政部消息称,甚至连雨水一向稀少的西北省份,亦出现涝灾。据甘肃民政厅24日报告,自7月20日以来的洪涝灾害造成兰州、金昌、白银、天水、临夏等10市、24个县39.3万人受灾,1人死亡,2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4亿元。另据了解,敦煌鸣沙山在23日更出现一天降雨量达20毫米的纪录。

另据广东省民政厅报告,截至7月24日19时,台风「韦森特」已造成梅州、揭阳、茂名等12市34县64万人受灾,3人死亡,6人失踪,10.62万人紧急转移安置,倒塌房屋649间,300余间房屋不同程度受损,农作物受灾面积17.4千公顷,其中绝收800余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

新华网报道,24日,重庆长江干流遭遇31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过境洪峰,重庆市已发布江河防洪一级预警,相关江段已实施全面禁航。在洪灾中,重庆各地不少城镇进水受淹,群众生产生活受到影响。

报道指,本轮长江洪峰首先影响地处重庆主城上游的永川、江津等区县,截至23日,重庆江津区沿长江的朱扬、羊石、石门、白沙等10个镇已出现街道进水,居民房屋、市政设施、水利设施、农作物等不同程度损毁。著名历史古镇白沙镇在此次洪水中受灾尤为严重,该镇大半城镇被江水淹没。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明鏡關注點

明镜博客 » 时事

明鏡歷史網

明鏡網

明鏡十大热帖